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260 偶遇小清

1260 偶遇小清

  回英国的飞机已安排在了后半夜,他来不及送她去看医生,只能在飞机上给她吃退烧药。手机端https://m..la还是尽快离开a市的比较好,留在这里太容易节外生枝……

  麻醉剂已使用了足量。

  “再多就会影响神经了……”医生战战兢兢地解释,在陈泽的要求下地位相当被动,“而且我也不能保证他不醒过来!术后的麻醉量是有限制的,病人肯定会清醒。”

  只是早或晚的区别。

  而且早、晚的最大差异也不过就几个小时……

  “知道了。”陈泽面色凝重地点点头,几番无奈之下,只能出了下策,打电话找人,“帮我找个人……要符合要求的,今晚就要!”

  ***

  黎北晨在后半夜醒来。

  他强大的意志力不容他在昏睡中沉沦,纵使麻醉的药力还没完全过去,他也渐渐恢复清醒。俊眉紧蹙着许久,那双深眸才睁开,思想回笼的那一秒,他的眸色不由一暗。

  下一秒,他猛地翻身而起。

  他的上身赤着,还绑着带血的纱布条,这样猛地起身,牵涉的疼痛让他不由发出一声低吟,额头上迅速渗出一层冷汗。身上剩余的那些监护电线,则被他猛地一手挥开,直接拆在了一边……

  病房内的不小动静,惊动了正在外面的陈泽,他连忙推门进去,看到黎北晨正拔开手上的输液针。

  “黎少!”他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看到鲜血迅速地从针孔的位置涌出,陈泽神色一紧,连忙伸手去扶,“您干什么?您背上的枪伤不能随便动!”

  “小伤。”他冷淡至极地丢出两个字,坚持从病床上下来,捞了挂在旁边的衣服想往外走,“我有事要忙。”

  他无法询问,无法求证,无法相信。

  他眼看着她坐的那辆车爆炸,却无能无力。如今,他根本不敢问小清怎么样?根本不敢问小清在哪里?他只能仓惶着向外,脑袋一片空白地想离开这里……去找她。

  “黎少!”陈泽慌了,眼看着他背上的伤口裂开,殷红的鲜血迅速地沾湿了洁白的纱布。而他竟丝毫无所觉,还在哆嗦着试图穿上衣服离开……

  这哪是小伤?

  陈泽忍无可忍,猛地将黎北晨手里的衣服夺了下来,硬着头皮喊出来:“黎少,您冷静一点!慕小姐没有死!”

  “什么?”黎北晨的身形一僵,周身的那种冷暗和阴沉顿时一收,连眼底都能看到清晰的狂喜和希望,“真的?她在哪里?”

  这一刻的他,像是看到了个失而复得的奇迹。

  “慕小姐她……”陈泽蹙眉,咬了咬牙,索性一口气说完,“她在爆炸中烧伤了,不过没有生命危险!我让她过来见您!您先把伤口重新包扎一下好不好?”

  陈泽几乎是恳求的语气,眼看着黎北晨背后的血迹已从纱布渗出,蜿蜒着从脊背淌下来……

  “她烧伤?”黎北晨蹙眉,还是忍不住担心,“伤成什么样?”

  陈泽已按下了呼叫器,快速地找来医生把黎北晨强行压了回去。而他也避免着直接回答黎北晨的问题,只留下一句“我去叫慕小姐过来”,便匆匆跑了出去……

  “我烧伤了……我烧伤了……”

  长廊最外处,有一个女子正在反复练习着发音,她是今晚被紧急找过来的人,某个表演系的大学生,叫小雅。在偌大的一个a市,寻找一个会模仿发音,身形和小清相仿的人,其实并不难。

  唯有容貌上,只能借助这次爆炸了。

  “练得怎么样?”陈泽走过去,医生也正在旁边替她的脸上贴上诸多纱布,绑上好几层绷带,掩饰了她本来的相貌,只露出一双眼睛……澄澈、干净。

  乍一看上去,她真的很像小清。

  “咳咳,”小雅清了清嗓子,点头微笑,“放心吧陈泽大哥,我不会露馅的。”

  陈泽一怔:声音真的模仿得超级像……

  “我只需要安慰黎总好好养伤就行了吗?那我假装成小清的话,他万一问起我什么之前的事,我该怎么回答?”她的模仿惟妙惟肖,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倒真有些小清的神态,“我现在就进去吗?陈泽大哥?”

  “你自己发挥。”陈泽蹙了蹙眉给她让位置,不忘嘱咐,“注意称呼。”

  “好!’小雅摆了摆手,朝着病房的方向跑过去。

  她的任务,是安慰黎总到养好伤为止。

  她觉得……应该不是难事。

  ***

  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小雅推门进去的时候,有几个医生还在房间里包扎伤口。病床上坐着一个清俊的年轻人,他的神色略显虚弱,听到她开门的动静,他猛地抬头看过来,目光如梭。

  小雅的步子一僵,心神同时也跟着一荡。

  好年轻!

  好英俊!

  她刚刚还一度认为,那个所谓的“黎总”,应该是年近中年的……

  “慕小姐,”医生都是陈泽视线安排好的,在黎北晨还在打量的时候,他们便先行开口,不动声色地确认了她的身份,“您稍微再等一会儿,我们马上就能包好。”

  小雅没说话,只是远远地站在角落,乖乖地点了点头。

  黎北晨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她身上,医生的下手是轻是重,他的伤是痛或不痛,他都没有心思理会。他的目光紧锁着门口的人,在医生试图帮他重新插上输液针的时候,他才抬手阻止。

  “怎么不说话?”他开口,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几分的试探。

  小雅往墙根缩了缩,脑袋委委屈屈地埋下:“我烫伤了……很丑。”

  完全一样的嗓音,再加上这委委屈屈的小模样,黎北晨看着不由一阵心疼,朝她伸手:“过来。”

  他往旁边侧了侧,在床沿处让了个位置给她:“没关系……小清,到我这里来。”

  小雅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地挪过去,小心翼翼地在他旁边坐下,目光却是躲闪着不敢看他。她怕靠得那么近,黎北晨会看出什么端倪来,可是陈泽又交代过,不能回避得太厉害。

  “黎……黎北晨。”她有些磕磕巴巴地出声,差点脱口而出了那句“黎总”,然后对他开口,“你转过去吧!我想看看你的伤口。”

  “我没事。”他嘴上这么说,身子却听话地转了过去。

  小雅顺势避开她的伤处,靠上他另一侧的肩膀:“黎北晨!你不要动!我们就这样……黎北晨,你让我靠一会儿,好不好?”……

  春寒料峭,后半夜的机场寒气阵阵。

  vip候机室里,人员稀少——除了某个女明星和她的化妆师,只有一位中年的外国男人,用轮椅推着另一个人。轮椅上的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到面容。

  手机的声音在空旷的候机室响起。

  “桑榆姐。”小井皱着眉,脸色为难地看了眼号码,将手机递过

  来,“又是投资商打来的电话……应该又是催我们的,刚刚他们说话就已经不太好听了!”

  “给我接。”乔桑榆面色一沉,主动把电话拿了过来,气势极强地站起了身。

  电话那端的人口气不善,几乎是在通话接通的那一秒,便开始抱怨咒骂个不停,无外乎就那么几句——

  “你们的演员怎么回事?约好了晚上到整晚都不来?”

  “有没有职业道德?”

  “有没有诚信?”

  “……”

  没等到他骂出第四句,乔桑榆已忍无可忍:“什么意思?我早说了,我闺蜜刚脱离危险,我是傍晚才能上飞机的!现在机场出了事晚点,你跟我吼什么?”

  “乔小姐?”对方一愣。

  “对!”乔桑榆继续得理不饶人,“这就是你平时对我助理说话的态度?要不是我接电话的话,你要骂到什么时候?飞机晚点关我们什么事?”

  她一肚子火地发泄出来,把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

  她也闷着呢——

  她傍晚的时候,才火急火燎地赶往机场,却被告知,机场的停机坪上有清障车着火了,现在整个跑道都要清理,很多飞机都晚点,她的更是晚到了后半夜。

  怎么会无缘无故着火呢?机场上这种事情,新闻是不会报的,到时候媒体又要开始炒她故意耍大牌……

  郁闷!

  ***

  恨恨地挂断电话,乔桑榆刚回头,小井已买了两杯热饮过来:“桑榆姐,您消消气,喝杯东西暖暖。”

  乔桑榆应了一声,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那边坐着的中年男人,似乎也往她的方向看。

  她想了想,索性把两杯热饮都拿了过来,顺势交代:“小井,你再去买两杯。”

  “啊?”

  “都是被困在机场的人。”乔桑榆耸了耸肩,朝另一个方向示意了一眼,“要照顾照顾别人。”

  ***

  “大叔,请您喝东西。”她拿着东西过去的时候,管家的目光已转为机警,看着乔桑榆没有说话。乔桑榆尴尬地愣了愣,又换了英语和日语,对方却都没有反应。

  “呃……”她只会这三种语言了,乔桑榆只能指了指轮椅上的人,“这位是……他会不会一点中文?lish?”

  说话的同时,她往轮椅靠近了两步。

  可还没有碰到上面的人,管家便猛地站起身来,低喝出声:“不许碰她!”

  乔桑榆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脚下不由后退一步,手上的热饮没拿稳,“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溅了她一鞋子。她不悦地蹙了蹙眉,抱怨出来:“你会说中文啊?真不识好人心……”

  她嘟哝着俯身去捡纸杯子,不想再理会那个奇怪的中年男人,只是在起身的那一刻,无意中朝着轮椅上的人又望了一眼——从她的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对方帽檐下的脸……

  乔桑榆又是一震欢。

  这……不是小清么?

  “小清?”乔桑榆错愕地开口,放开了杯子走上去,只是还没碰到小清,管家已先行一步挡在轮椅前面,态度凶狠又严肃——

  “不许碰她!小姐,请你该干什么去干什么。”

  言下之意,是让她别管闲事了。

  管家说完便霸着轮椅,试图推着小清离开,可还没有来得及往前一步,乔桑榆便追过来,手掌扣住了轮椅的另一端,不依不饶:“等等!她是我朋友!你是她什么人?”

  说话的同时,她猛地一把掀开小清的帽子,扣着她的肩膀一通摇晃:“小清你快醒醒!”

  坐在轮椅上的人没动,只是发出一声浅浅的低吟,又把头垂了下去。

  “小清?”乔桑榆担心地俯下身去,离得小清近了,才闻到她身上浓重的酒味,伸手一抹,还能感觉到她炙热如火的体温。这样的情况,让乔桑榆瞬间就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就怒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