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261 你不是小清

1261 你不是小清

  “混蛋!”乔桑榆把小清往身后一护,直接朝着管家发飙,义正言辞地吼出来,“你多大岁数了?还灌醉一个小姑娘,对一个小姑娘下了药!你要不要脸?人渣!”

  这种事情在黑市很常见——总有拐卖无知少女的团队,专挑小清这样年纪的下手,灌酒下yao,然后运送到其他城市再卖掉,毁了一个人原本的人生,只为这种人贩子的私yu。手机端https://m.vodt

  想到这里,乔桑榆对眼前这个“人、贩、子”更加憎恨。

  “你!”管家的脸都要被骂绿了,他差一点就要登上飞机,带着小小姐顺利离开了!哪里会想到半路杀出来这么个女人?居然还是小小姐在a市的朋友!

  “桑榆姐?”小井去买热饮,回来便看到这里吵吵嚷嚷的狼藉模样,她连忙跑过来,朝着管家看了一眼,“这是谁?”

  “别跟他废话!”乔桑榆直接打断,快速命令,“报警!马上报警!”

  小井应了一声,连忙闪到旁边去拿手机了。

  乔桑榆挡在了轮椅面前不放,管家黑着一张脸试图去抢,试图让她放手,却被乔桑榆抢了先:“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呢?你别我说你认识她,你这种伎俩我见得多了!你说,她家在哪里?她爸妈叫什么?”

  管家没法回答。

  老爷的交代,就是秘密接小小姐回去,好好教导过后才公开的!现在小小姐混成这样,他怎么能向别人公开他的身份?怎么能公开小小姐的背景?

  眼前的乔桑榆咄咄逼人,她护着小清,很快等来了警员。

  “酒是她自己喝的!她在发烧,我没下yao!”管家没好气地开口,这才转向警员,低喝出来,“我自己会走!”

  他还得找个暗处,低调地亮一下身份……

  反正,是不能在这里说明……

  “桑榆姐,”看着乔桑榆照顾小清,小井暗暗着急,频频看着腕上的时间,“我们还要赶通告呢……现在去机场的话,时间也该差不多了!”

  她们刚送小清来了机场的医务室,这里条件不差,医生已经为小清做了治疗。

  她的确是饮酒过多醉了,而且受了凉感冒,并没有其他中了药的反应……

  “行。”乔桑榆蹙了蹙眉,只能留下一笔钱,把小清托付给医务室的医生,“请一定要帮忙照顾她,我明天晚上的飞机会回来,到时候我再来接她。”

  那个时候,小清也该醒了吧?

  ***

  此时,另一家医院中。

  天色将明,黎北晨没有睡着。“小清”已经回去了,她被烫伤,医生要求她住回楼下的无菌隔离病房。他想着她脸上的那层层叠叠的纱布,不由心疼……

  不管她以后的容貌会变得如何,她心里都会难过的吧?

  他很想去看看她。

  他想去告诉她——她能在这次爆炸中幸存,已是他最大的安慰!他不在乎她变成什么样,只要她还活着就好…………

  夜色寂静。

  他拆了身上的监护仪,忍着痛下了床,扶着墙艰难地走出去,找到她所在的病房,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

  病房内很安静,幽暗的光线下,他能看到病床上的小小隆起,她睡得很熟,小手伸到了被子外面,垂在了床沿。黎北晨没有打扰她,只是在她的床沿坐下。

  “小清。”他在心中默念着她的名字,满满的都是失而复得的欣喜,然后执起她的手,将她微凉的小手握在了自己掌心,安安静静地陪伴……

  许是在梦中感觉到了他的温暖,床上的人无意识地低吟一声,小手张开,主动回握住了他。

  黎北晨的心念一动,几乎克制不住地想要低头吻她,可是刚一动,背上牵涉的疼痛却让他不由抽了口凉气。正是这小小的动静,惊醒了床上的人。

  “啊!”小雅惊呼一声,猛地打开了床头灯,看到是黎北晨,她才磕磕巴巴地松了口气,“黎……黎北晨,你怎么过来了?”

  “我睡不着,来看看你。”他开口,嗓音柔和,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和她说了心里话,“其实,我一直很害怕,一直都感觉你不是真的……”

  “嗯?”小雅一惊。

  “我亲眼看着那场爆炸,火很大,我觉得……我觉得我真的失去你了,”他不敢回想当时的情景,他不是白痴,知道那样的大火的破坏力。只能说,她还活着真的是奇迹,“还好,还好只是烫伤……”

  “嗯。”小雅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有些莫名的感动和羡慕。

  这样一个出色又深情的男人……她好羡慕那个叫小清的女人!

  “所以我在想……”他拉下她摸脸的手,以为她还在意自己的相貌,于是当场给了她承诺,“我们既然都订婚这么多年了,不如就直接宣布结婚吧?”

  “啊?”这回,小雅的心全乱了。

  “小清,嫁给我,好不好?”

  他浅声重复,像是每个女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小雅也私心地想着:既然那个小清真的死了,那她可不可以……就冒充小清一辈子?因为真的好羡慕!

  “结婚?”她的喉头不由哽了哽,受不了这满满都是幸福的诱惑,用力点了点头,“好啊!”

  她喜不自禁地从病床上爬起来,不顾陈泽让她被离黎北晨太近的警告,直接扑入黎北晨的怀中,胳膊亲昵地环上了他的脖子:“黎北晨,你真好……”

  她带着渴求和欣喜的目光,看得黎北晨心里又暖又软,他爱极了她开心撒娇的小模样。

  “小清,”还是背上的伤口提醒着他的理智,黎北晨无奈又颓然地拍了拍她,“你能不能……稍微抱轻一点……”他的伤口好像都被她压开了。

  “啊?对不起!”小雅急急地放开他,想要退后,黎北晨却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一慌,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她眼看着他低下头来,俊脸离得她越来越近,似乎周身都燃起燥热的暧昧气息……他要吻她了!

  小雅困难地咽了口口水,手指已紧张地搅成一片,她情不自禁地闭眼,等待着他的双唇覆上来,承受他给她的第一次亲昵……她是欢喜期待着的。

  可是——

  明明他已近在咫尺,她已闻到他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可就在两唇相接的前一秒,他却陡然停了下来。

  “黎北晨?”小雅困惑地睁眼,眼看着他脸上的柔情忽然敛去,俊眉沉沉地锁紧了起来。

  他冷淡、阴狠,一点点地松开她,浑身都开始散发着危险气息。

  “黎北晨,你怎么了?”小雅不由开始紧张,她主动往前凑了凑,试图去抓黎北晨的胳膊,可是还没有碰上他,他却猛地一挥手甩开,站起身退了几步。

  “你是谁?”黎北晨开口,声音冷得可怕,他一字一句地出声,用了绝对的肯定句,“你不是小清。”

  小雅一惊,连忙伸手去摸自己的脸——脸上的纱布还贴得好好的,能遮的都已经遮了,并没有任何的漏洞……他怎么会认出来她不是小清的?不可能的啊!

  “我……我就是啊!”她执拗地不肯承认,一边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瞧瞧地按下了呼叫铃,“黎北晨,你是不是太累了?还是伤口疼?我们先不谈这个,我扶你回去……”

  她眼看着他病号服的后背有鲜血渗出,肯定是刚刚动作过大弄裂了伤口。

  小雅的心里也在害怕!

  万一真出点什么事,陈泽还不弄死她?

  “我们先……”

  “滚!”已确定了她不是小清,黎北晨低喝出声,不容许任何其他女人的接近和触碰,他猛地挥开小雅的扶持,身体却也踉跄了一下,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黎总!”

  “黎少……”

  医护人员在下一秒冲进来,将他团团围住,紧急施救,彻底把小雅挤出了包围圈…………

  陈泽没想到会出这样的纰漏。

  此时天色刚亮,阳光从玻璃窗中透射进来,照亮了整个病房和长廊。陈泽刚刚处理好了一切事务,正打算回去稍微小憩一会儿,没想到医院这边打电话来,说黎北晨出了事。

  ***

  陈泽从黎北晨的病房出来,脸色颓然,他带上了门便怏怏地蹲在墙角,周身都萦绕着灰败的气息。

  “陈特助,”下属凑过来,小心翼翼地询问,“黎少怎么说?”

  “伤口裂开了。”陈泽淡淡地回答,沉吟了半晌,还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能理解黎北晨此时的心情。

  他知道一旦小雅的事情被拆穿,会是什么后果,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他很清楚,黎北晨并不笨,如果没有找小雅来冒充小清,黎北晨肯定会亲自去调查,会为慕小姐伤心,不会好好养伤;而找了小雅,当小雅被拆穿的时候,黎少就会跳过亲自调查的那一步,知道慕小姐已经不在了……

  毕竟,他这里查到了慕小姐的死亡,才会找来冒充的人。

  黎少有这样的判断力。

  “陈特助,那……我去给你买份早餐吧!”下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慰着拍了拍陈泽肩,“你先休息一会儿,再……再进去劝劝黎少。”

  ***

  “那我呢?”下属走了,一直站在长廊里的小雅出声,茫然地往陈泽走了两步,“我现在该怎么办?”

  她的身上还穿着病号服,脸上还贴着烧伤科的各种纱布和绷带。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她,陈泽的怒意不禁上来了,猛地起身瞪向她,“我不是跟你说了,不准靠黎少太近的吗?”

  他忘不了刚刚在病房里,黎北晨跟他说过一句什么话?

  当时,黎北晨的视线空洞,全身都是颓然和绝望,他还试图推荐小雅,试图解释那就是小清,却被黎北晨打断,用很平静很悲哀的声音打断——‘她不是小清。我的小清,不是那种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