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321 老方法

1321 老方法

  祁漠发愣的当儿,她站在祁漠身侧,看了眼他,又看了眼小清和黎北晨的背影,嗤讽地笑了笑。https://wWw..la然后,她用先前祁漠奚落她的语气,同样回敬过去:“他身边有个女人,你呢?”

  没背景不可怕,没陪伴才是真孤独。

  她完全能鄙视他。

  话音落下,她清晰地看到祁漠的眉头皱了皱,于是乔桑榆笑得越发得意,索性加快了脚步越过他,抢在祁漠之前走了出去…………

  “小清。”他叫住她,嗓音干干涩涩的,有种说不出的颓然,“如果……我也和黎北晨一样呢?”

  他突然想知道某种可能。

  尽管知道这对现实毫无意义,他却依旧止不住想要问她。

  “什么一样?”小清蹙眉,没听懂他的意思。

  电话那端,沉默下来。他静默了好几秒,久得小清以为他不会再说,正想挂断电话,却没想到的声音终于淡淡传来:“……一样喜欢你。”

  他开了口说喜欢,算是他最诚恳的表白。

  小清不由愣住。

  的话像是炸弹扔在她的脑袋,一下下地连环轰炸开来,她的思维顿时就木了。她的小脸一片苍白,眼神慌乱地游移着,却始终无法撇开这瞬间的难堪。

  他是她的小舅,却说喜欢她?

  这算什么事!

  “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吧?”在对面扯松了领带,神色疏淡,清了清喉咙,嗓音恢复适才的冷清低凉,“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你也是时候该知道真相,改变一下我们的关系模式。”

  说到最后,他勾了勾唇角,脸上扬起几分自信。

  对小清,他已是势在必得!

  他总要把她弄回自己身边,总要让她做自己的女人,现在让她提早“适应”,也是好事……

  “另外,”凭着对小清的了解,他在她沉默了几秒后,再度出声,考虑到了她设想的问题,“姚远已经死了,名义方面你不用再有任何顾忌。我不在乎,别人也不敢在乎……”

  “够了!”这回小清倒是先行出声,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样的让小清觉得太陌生,顿时觉得他以前伪装出来的温文尔雅的形象,也跟着全盘崩塌,她越发觉得排斥和恶心,“我永远都不会想这种事情!”

  的心中一沉,正想再度开口,这回却是小清先发制人——

  “那个假陈泽,是你派过来的吧?”她终于有勇气问出来,终于有理由将他和做这一切的恶人影像重合,“特意让我和黎北晨产生误会的人,也是你吧?”

  有了动机,那一切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小舅……”小清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一字一句地质问出声,“你已经做了这么多错事,现在却又要跟我说这个?”

  这回,她是真的觉得他有问题,人品有问题,思维也有问题。

  “小清……”

  他试图解释,可才来得及叫出她的名字,便被她直接打断,语音迅速地质问:“你敢说那些事情不是你做的吗?虚伪!英国的遗产我一分钱也不要,我再也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

  唯一有血缘关系的爷爷,却不是很亲,现在都已经去世了。

  而他这个名义上的小舅,城府极深极阴暗,她根本没有继续联系他的理由……

  “啪!”

  她挂断电话,重重地将手机放在一边,机身和桌面碰撞出不小的声响。她用这个方式将的一切阻隔在外,也算是用这电话,为自己和英国有关的那一切,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可到底能不能圆满?只有时间可以证明……

  电话被她单方面地挂断,能听到的,只是话筒中空洞的忙音。

  的俊眉微敛,原本疲惫的眸中,浮上了一层淡淡寒意。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拒绝,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心里……总那么有几分不是滋味!

  他当然不会因为这个电话结束一切。

  不止因为她本身,更因为他的傲气——他在a市败给黎北晨一次,这次是最好的挑战!而且自己想要的女人,正是这场游戏的战利品,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激励人心的了!

  他要趁着姚远的死,得到所有。

  ***

  他着手,正想开始新一轮安排,却——

  “先生!”下属敲了敲门,在此时走进来,面色凝重地在他身侧站住,“我们从姚远的私人律师那边探听到一些消息,他即将诵读的遗嘱,可能对您不利。”

  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据他所知,姚远的私人律师很“敬业”,手里握着如此重大的遗嘱,都能保持云淡风轻,不漏口风。即使是他这顺理成章的继承人,也不能探听到分毫……

  可什么叫对他不利?

  “那位律师一直在奔走寻找小清的下落,并且执意要求,如果小清不在场,就延迟宣布遗嘱的时间。”下属蹙了蹙眉,结合着自己派人出去打探到的消息,“有和律师私交比较好的人,打听到,可能有一部分的财产是给小清的……”

  而且,以律师的紧张程度看,给小清的那份恐怕还不是小数目。

  下属的眉头皱得更紧,自然是要为打抱不平:“那个小清什么事都没做过,又什么都不懂,怎么能把钱财随随便便分给她?这也太不公平了!”

  这样的话,这里十多年的隐忍和努力,全都白费了?

  “消息准确么?”淡淡地询问,手指不动声色地轻叩着桌面,显然对下属的抱怨并不感兴趣,“有没有打探到,姚远想分多少给小清?”

  他只是顺势一问,心里倒真不是很在乎——

  反正小清也即将是他的战利品之一,他们很快会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睡同一张床……她手下那点小小的遗产,到最后兜兜转转,不还是他的吗?

  “没有。”下属如实摇头,顿了十来秒,又忐忑地出声,说出自己的提议,“不如我们操控小清,在公布遗嘱后,第一时间把遗产转移过来……”

  勾了勾唇角,几乎失笑。

  他想起刚刚小清在电话中,决绝地表示遗产方面,她一分钱都不要。她未免也太天真!一句口头的拒绝,就真的能拒绝得了么?

  “她岂是那么容易操控的?”莞尔着摇头,苦涩一笑,“没那么容易。”

  下属却殷勤地建议:“我有办法!和陈泽的方式一样……”……

  换汤不换药的老方法——

  简单、容易。

  ***

  人很快被带了过来,长得却和小清不像。下属叫来了顶级的化妆师,当着的的面为她化妆,捣鼓了好一阵,才勉强化出几分小清的样子……

  祁漠自然是不满意。

  “我们可以想办法让遗嘱延迟一个星期宣布,送这个女人去做些微整形,应该就能和小清有八分像了!私人律师又没见过小清,欺瞒过去很容易。”下属一口气说完,等待着的反应,“您觉得怎么样?”

  听到“整形”两个字,那个女人不由一颤,瑟瑟地缩在旁边的角落。

  她不敢说话,只是蜷缩着不动,而这个角度,的目光不由一怔,陡然觉得——这么看着,还真有那么几分相像!

  “假冒可以,整形不行!”被盯得心里发毛,她迟疑了良久,终于喃喃而出,勉强撑着最大的气势。

  微笑。

  他没回馈她的要求,反而转向下属,突兀地开口说出这么一句:“你先出去。”

  “嗯?”下属不由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不但没等到明确的表态,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叫他先出去?那这个“小清”到底用还是不用啊?

  见下属迟疑着不动,的眸色一冷,警告地瞥过去一眼拘。

  “……我这就出去!”对方倏地回神,连忙惶恐着低头,转身走了两步停住,最后说了一句才退出去,“那……我就在外面,有事您可以随时叫我。”

  他快步而出,把空间让给他们,临走还细心地关上了门……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又压抑。

  半倚着墙,还在盯着沙发上的人,神色疏淡,若有所思——她化了妆,才和小清有几分相像,却实在经不起细看……毕竟气韵上相差太多!

  他没考虑下属的计划,自负的他当然不屑用一个女人主宰大局。只是,他依旧忍不住留下了她“观赏”,忍不住从那几分的相似之中挖掘小清的点点滴滴——

  小清刚挂了他的电话。

  在他表白之后,她却挂断了他的电话。

  他真的很希望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真正的小清!如果她是,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冲上去,狠狠地摇着她的肩膀质问:“我到底哪里对你不好,你连考虑都不想考虑?”

  “那个黎北晨,又到底是哪里好?”

  ***

  她说他做过那么多错事……

  想到这里,便不由苦笑:什么叫错事?不过是权势之争,用的是谋略和策划,根本就不分对错!她觉得他是错的,是因为她从来没站在他这个阵营里。

  “你……你看着我……干什么?”眼看着的视线渐渐深邃,表情渐渐复杂凝重,被留下的那个女人深感不安。她刚刚强撑的气焰一点点消磨掉,又显得局促且紧张。她等了半天没等到发话,终于瑟瑟地出声,然后眼巴巴地盯着看。

  她这个样子,就不像是小清了。

  顿时就没有了兴趣。

  他站直了身体,抬脚走向旁边的酒架台,从上面挑出一瓶威士忌,慢条斯理地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抬手细细地品。他有他的谋划,丝毫没将这个女人算在其中。

  “喂……”她又在旁边等了良久,不说话不看她的时候,她才觉得危险性降低,酝酿了许久才敢重新和他说话,“你的手下说,只要我乖乖为你办事,你就会给我一大笔钱,是真的吗?”

  没应声,在她看来却是默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