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335 对不起他的事?

1335 对不起他的事?

  单身、漂亮、酒醉……这样几个词放在一个年轻女孩的身上,实在太容易引人遐想!酒吧的几个“常客”很快就盯上了她,随着音乐的节拍一点点朝她的方向靠近,最后索性也倚在了吧台上。https://wWw..la

  “美女,一个人啊?”他们两人一左一右,试探着乔桑榆,也在同时观察着周围。

  没有人管她……

  她果然是一个人!

  两人心中皆是一喜,彼此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个眼神,便开始对乔桑榆动手动脚:“美女,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美女,你头发可真香,用什么牌子的?介绍一下,今晚我们一起洗洗?”

  “别吵……”感觉有人在动自己的头发,乔桑榆不禁觉得烦,忍不住起身,直接挥开他们的手,自己却又趴回了吧台上。

  她这点力气和推拒,哪里会被人放在眼里?

  那两个反倒更能肯定她是喝多了,于是看她的眼神,更多了一丝情色的意味…………

  “那个不是乔桑榆么?”对面有人认出了她,当即拿出了手机要拍,“大明星居然混到这里来,而且还和地痞玩在一起,明天又是一条新闻啊!”

  可是还没来得及按下快门,他的手便被人按住。

  “有什么好拍的,她的新闻没有价值!万一被那几个地痞看到,过来惹事就不好了!”随行的人把他拉住,直接往另一边撤退,“快走快走!”

  在旁人眼里,乔桑榆三个字的影响力,早已荡然无存。

  何谓冷封杀?

  就是乔桑榆这种情况——

  依旧很多人认识她,

  没有任何负面新闻,但是媒体一概不报道她的信息,对于她之前的广告和电视剧,全部低调下架处理……她在不知不觉间,完全退出了人们的记忆。

  ***

  那边,那两个男人还在纠缠。

  “美女,你看你都站不稳了!来,靠着我!”其中的一个故作殷勤,见乔桑榆站起来要走,便眼疾手快地冲上去揽上她的腰,另一手作势也要往她身上摸,“美女你……”

  只是这回没得逞。

  他的话未说完,手指还未触及乔桑榆,便被人制住。来人握住他的手臂,指间的力道很大,顿时就让彼此感觉到了敌意。

  “诶诶诶,你干嘛的?”男人回头,一眼就看到了祁漠——生面孔。从来没在这家酒吧出现过。面容清俊,不像是道上的人,而且还独身一人,应该是想见义勇为的小白领吧?真是没有半点的威胁性!

  “别多管闲事啊!”他凶狠地警告祁漠,同时试图挥开祁漠的钳制,可惜未能如愿。

  祁漠掌指间的力道很大,和他清俊无害的外表完全不同,他稍稍加大力度,便让对方的脸色隐隐扭曲。他眉心微蹙,视线不耐地从乔桑榆身上收回,心中无奈:盯了她这么久,看来想等她清醒是不可能的了。

  他只能转向半揽住她的男人,低低凉凉地出声询问:“你认识她么?这么自来熟,不怕被人杀了?”

  一个“杀”字,他说得轻描淡写,像是故意夸大的戏言,又像是真有其事的警告。莫名的,他只是一句话,便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慑力……

  “兄弟,何必那么较真呢!”旁边的那个男人出来帮腔,他当然是不想错过今晚的艳福,“这样吧,我们一起!我们爽完了也让你爽爽?出了事反正也是我们担着!”

  附近这一块他们都很熟,就算是搞大女人的肚子,也摆平过!

  祁漠嗤笑。

  把他当什么人了?

  “放开她!”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下一秒,他陡然敛了一切表情,冷喝出声,同时握住那个人的手用力往旁边一扭——对方吃痛,整个人都跟着被拧到了一边,嘴里“哟哟哟”地喊痛,手上自然也放开了对乔桑榆的扶持。

  一下子就闹大了动静。

  祁漠很自然地站到乔桑榆那一边,她失去了扶持,脑袋又不清楚,当然本能地往他身上靠;而那两个人站在另一侧,其中一个抚着胳膊,神色皆转为了凶狠。

  像是被激怒的恶犬,浑身上下都释放着丑恶。

  “你能不能自己站一会儿?”祁漠别过脸,小声地询问乔桑榆。他要动个手,没有空让她扶着。

  “嗯……”

  她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脑袋却还赖在他的肩膀上不动。

  祁漠蹙了蹙眉,耐性在一秒钟内耗尽:“站好!”

  陡然加大的嗓音,陡然爆发的怒喝,让她即使在酒醉中,也是反射性地一颤,连忙站直了身体,后背靠上了吧台。

  祁漠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唇角,然后转向那两个无赖一样的男人:“我动手不留活口,你们想清楚了?”……

  也不过是一分钟的光景,地上便多了两个一动不动的人。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人,从叫骂、到求饶、到哀嚎……整个过程快速完成!最后一个被祁漠掐住喉咙,狠狠地摔在地上,骨骼的碎裂音被震耳的音乐掩盖,人们看到的只是——

  他不动了。

  人群中发出几声尖叫,客人有逃的,有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却统一没有敢碰祁漠的。他离开“战争区”走回去,人群便自发地给他让开一条路……谁也不曾想到,这样一个清俊无害的男子,竟然有如此冷暗暴力的一面。

  惹不起。

  ***

  乔桑榆还在吧台的位置。

  他适才的那句“站好”,她大概是忘了——脚下又踉跄歪倒,整个人都半趴在吧台上。

  “走了。”祁漠找了张纸巾,随意地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后扔下,然后大步过去拥住了她,低凉出声,“我们走了。”

  “嗯?”这回她倒是恢复了几分神志,借着他的力道站起来,眯着眼睛打量他,正式开口的却是这么一句,“你是谁啊?”

  祁漠的眸色一沉。

  可偏偏乔桑榆还要“不识相”,挣扎着要从他的束缚中脱离出来:“滚开!想要随随便便就带人回家么?这是……违法的!你……要不要脸……滚!”

  祁漠的脸色完全黑了:她的防范意识这会儿算是苏醒了?刚刚都死去哪儿了?

  “乔桑榆!”她推搡着不肯跟他走,祁漠也渐渐没有了耐心,“如果不是正好接到你的电话,你以为我想过来管你?”他真是闲的!

  说话的同时,他从口袋里掏出小清的电话,直接塞给她。

  乔桑榆一愣——她的思维很乱,失去了基本的辨认能力,但是这部手机她却还是认识的。她反复地掂量着机身,嘴里开始喃喃地低语:“小清,小清……”

  祁漠瞥她一眼,转身欲走,乔桑榆却突然追上来,主动抱住了他:“小清!你终于来了!”

  “乔桑榆!”祁漠几乎怒吼。

  可是她根本听不见,也没有再辨认一次的能力,抱着他便痛哭失声:“他悔婚了!可……明明是他悔的婚,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怪我……我好难过……”

  眼泪鼻涕一齐下来,全都粘在了他黑色的外套上。

  祁漠蹙了蹙眉,却没有推开她,反而揉了揉她的脑袋:“真可怜……走了。”……

  祁漠并没有太多的精力“管闲事”,把乔桑榆安置在某个酒店套房后,他自己留下洗了个澡,然后等着下属送衣服过来。

  没办法,他的衣服沾满了她的眼泪鼻涕……

  他嫌脏。

  他一会儿就得直飞g市,他得在登机前把自己弄干净。

  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时,乔桑榆还在哭,把头埋在被子里呜咽。

  “别闷死自己了。”祁漠抬脚踹了踹她,见她没有动静,直接翻转过她的身体,看到的便是哭到惨不忍睹的小脸——眼眶完全肿起来了!鼻子红红的!可见的范围内尽是泪渍……

  也许是同情心,也许是单纯的轻微洁癖,祁漠看不过去,从旁抽了纸巾,单手握住她的下巴,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地给她擦拭泪痕。

  “都说是我的错,连我哥也骂我……”

  “嗯嗯嗯。”祁漠心不在焉地应声,“你真可怜。不过我很忙,没空听你的感情史。”

  “当年是他背叛我的,我什么都没有做!这次我都答应嫁人了,他中途又悔婚,我也是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到头来都是我的错?我到底对不起他什么了?”

  她依旧在喋喋不休,说着说着,连祁漠都有些动容。

  他能感觉到她的崩溃和无助。

  于是在某一刻,他也不知道是何种心理驱使,莫名地脱口而出:“既然如此,就从现在开始,做点对不起他的事……”

  他离得她很近,居高临下的姿态,温热的呼吸正好喷洒在她的小脸上。乔桑榆哭得迷糊,酒精作用下的大脑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只是无助地拉着祁漠的胳膊,喃喃地询问:“什么……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她已近乎崩溃,祁漠所说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是希望。

  “这个太简单了。”祁漠依旧弯着身子,保持这种暧昧又亲昵的距离,笑容温和,恶意地误导她的思维,“比如骗光他的钱,或者除了他以外,多爬几个男人的床……你马上就能对不起他了!”

  他闲闲地提议,在说话的同时,依旧动作轻柔地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痕:“懂?”

  乔桑榆不懂。

  她的眼泪止住,双眸怔怔地看着祁漠,眼底尽是茫然。

  良久,乔桑榆才蹙了蹙眉,像是终于听到了他说什么。她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低低哑哑地出声追问:“你让我……爬上几个男人的……床?”

  “嗯哼。”祁漠轻哼,屈指在她的颊边弹了弹,“想要对不起他,这是最容易的方法。”

  早知道她烦恼的是这个,刚刚在酒吧就不用救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