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374 差点吻了她

1374 差点吻了她

  于是,黎北晨只能把头也转向屏幕,看那部……该死的美国片!

  ***

  电影的情节黎北晨根本没看进去。手机端https://m..la

  他只记得好像是一对姐妹的故事,分隔在两种环境中长大什么的剧情……反正很拖沓,煽情得让人觉得无聊。这电影不是他喜欢看的那种类型。

  小清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黎北晨盯着她看了半晌,默默地想:她在学校看书久了,恐怕给她一个广告,她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影片进入后半段,正是两姐妹相认,抱头痛哭的画面。小清吸了吸鼻子,眼睛也有些酸……她也羡慕这样全家团聚的日子!她又忍不住想爸爸了……

  “要哭?”黎北晨转过脸来,疑‘惑’地问了她一句。

  他是真的疑‘惑’:就这种情节?就这样的人物剧情?

  “没。”小清摇摇头,似乎这才发现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刚刚那种空‘荡’和难过顿时抵消了不少。她不由释然地笑笑,突兀地朝黎北晨丢出一句,“谢谢。”

  谢谢他愿意留下陪她。

  “嗯?”他疑‘惑’地挑眉,没来得及问清楚,小清的手机却适时响了起来。

  ***

  她的手机还留在餐厅里,铃音响起的下一秒,小清便反‘射’‘性’地跳起来跑去接。

  黎北晨呆在客厅,很快便能清晰地听到她接电话的声音——

  “爸爸!是……嗯……什么?真的吗……”电话显然是慕向贤打来的,不知道在那端跟她说了什么,小清顿时整个人都充满了神采,惊喜地叫出来,“爸爸,太好了!”

  慕向贤似在对面叮嘱了几句,才终于挂断了电话。

  小清几乎是蹦回来的。

  “黎北晨,你知道吗?我爸爸说他要回来了!”她兴奋得不能自己,瞬间理智什么的都抛掉了大半,忍不住拉着黎北晨的胳膊跳,“他终于要回来了!”

  “这么高兴?”他莞尔失笑。明明前一秒看电影还差点哭出来……

  “对啊!我几个月没见到爸爸了!”小清嬉笑着,往上一跳抱住黎北晨,胳膊正好抱住了他的脖子,“他说已经定完机票,还会给我带好多礼物!”

  她高兴的时候,完全像个孩子,黎北晨的身形却是一僵。

  面对她的“主动”,他有些措手不及,在大脑有所反应之前,他能做的,就是伸手回抱住了她……

  而他的胳膊反搂上来,小清才蓦地回了神。

  她抱的是黎北晨!!

  我的天……

  小清怔忪了一下,连忙松了手,身体慢吞吞地从黎北晨身上挪开,她的小脸烧红着不敢看他,眼底满满的都是尴尬……

  她真不是故意的。

  她稍稍撤开距离,正试图打圆场,却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他似乎弯腰低下头来,凑得她很近,她几乎能听到他低稳的呼吸音……

  小清惊了一下,反‘射’‘性’地推开他,又向后退了好几步。他想干嘛?

  ***

  他想‘吻’她。

  黎北晨很清楚自己的想法。

  那股刻意压制的yu望一直在膨胀,当她主动跳入他的怀中,他的鼻翼间尽是属于她的清甜馨香……他所有的理智和思想,都在那一刻涣散了。

  他想‘吻’她,很想很想。

  再说‘吻’自己的‘女’朋友,又有什么不对?

  直到被她推开,他才蓦然回了神。看着她惊魂甫定的样子,黎北晨不由莞尔——对了,她还小,看来是吓到她了……

  她还没毕业,把她带上‘床’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你高兴就好。”他终究只是‘揉’了‘揉’她的头发,将怔然中的她拉回了神,“心情好了?”

  “嗯。”小清低低地应了一声,反‘射’‘性’地和黎北晨保持距离,也不敢问他——

  刚刚他到底想干嘛?

  如果她推得慢一点,他好像是要……是她的错觉吧?他怎么可能会那样!

  “那我走了。”他没刻意逗留,潇洒地一句,抬脚离开。

  他原本是想多留一会儿的,但是今天的自己……有些失控。他不敢保证再待下去,如果再“发生”点什么,他能不能忍?所以,还是离开冷静一下比较好。

  “黎北晨!”他走到‘门’口时,小清叫住他,这才后知后觉地问他的来意,“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

  他一直都没说。

  而她刚刚心情不好,所以一直没有问。

  “哦,那个啊……”他停顿了一秒,嗓音中带着明显的笑意,淡淡地丢下两个字,“吃饭。”然后转身离开。

  小清彻底懵了——找她吃饭?黎北晨到底在想什么?.

  夜‘色’已沉。

  今夜有人惊喜,就有人绝望——

  黎北晨开车折返小清学校的时候,那个叫马丽丽的,已经被拖出来教训了一个多小时。这个“放学走得晚”的小姑娘,被轻而易举地查出并逮到,俨然成了待宰的羔羊——

  “你们到底是谁啊?”她正在呜呜地哭,看到黎北晨走过来,马丽丽吓得瑟缩了几分,整个人往‘操’场的围栏上靠,“这里是学校……你们在这里打我,学校会找你们的!”

  明明害怕,嘴上却不肯服输。

  她轻声‘抽’噎着,目光忿忿地瞪着黎北晨和那几个先到的下属……她的双颊微微发红,可见明显的掌印。黎北晨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看来,她是被教训过了。

  “我……我警告你们,我们学校是不允许校外人进来的,你们等着瞧……”她大口喘息着,同时磕磕巴巴地出声,试图震慑住眼前这一群“校外人员”。

  只是话未说完,便被下属不耐打断——

  “你再说一句试试看!”下属低咒一声,扬手就想过去继续扇,这回却被黎北晨拦住。

  “不过一个小朋友,犯不着这么较真。”黎北晨轻笑,拦住了下属后收手,慢条斯理地踱到马丽丽身前,“我不动手,你愿意和我说实话么?”

  毕竟只是个高中生,他犯不着用严苛的方式教训她。

  恃强凌弱的事情,他不屑。

  “我……我……”她刚被下属吓到,整个人都贴在铁丝网上,而黎北晨的靠近,让她心底更是发寒,面‘色’扭曲得几乎大哭出来,“你敢动手我就喊人了!”

  有一种人,不动分毫,便能让人不寒而栗。黎北晨显然就是。

  “你可以试试看。”黎北晨不由笑了,说话的同时,他侧开一步,朝身侧的下属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直接上前一步,猛地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响亮。马丽丽完全被扇懵了。

  “你可以试试看喊人了。”还是黎北晨的提醒,才让她从惊恐中回神,然后坠入另一轮的惊恐,“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可以叫人再动几次手……”

  她一个劲地摇头,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她心里很清楚:哪里会有人过来?明天是周末,很多同学都回家了,偌大的校园已经空了一半,而且今晚也不会有教导处查夜……她在这里被打死也没人会发现!

  “……我知道错了!我听话!呜……”她恳求着,几乎朝黎北晨跪下来,“你们别打了……”

  黎北晨没表态,只是在她身前蹲下,淡淡出声:“关于小清的谣言,都是你传的吧?”

  小清?

  马丽丽愣了愣,下一刻彻底慌了神——她明白了!原来这些人,是为小清来的!可是她没想到,小清真的在校外有男朋友?那些都是她添油加醋编的啊……

  “被打傻了?”见她不说话,黎北晨懒懒追问,低凉的嗓音中透‘射’着丝丝威胁。

  “我……”马丽丽的喉咙一哽,自知理亏的她连声音都低了好几度,“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嫉妒小清,有点小矛盾……是我年纪小不懂事……”

  想起黎北晨最初的那句“小朋友”,马丽丽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急解释,尽量说自己因为年轻才不懂事,企图得到他这个“大人”的原谅。

  可惜,黎北晨不喜欢听这些,他亲自过来,是来解决问题的。

  她在传出一堆的流言之后,倒强调自己是“小朋友”了?

  “好吧,小朋友。”她实在解释得太急,黎北晨有些‘插’不上话,索‘性’顺应了她的话点点头,却在夺取了发言权后,话锋一转,“但是你欺负到我家小朋友了,懂么?”

  她可以在他面前装可怜,装弱者,但是别忘了,小清和她是同龄人。

  她污蔑小清的时候想过这些么?

  “我……我知道错了!我可以找小清道歉……”她开始感觉到了可怕,‘抽’‘抽’噎噎地保证,“我再也不说她的坏话了……你们就行行好让我走吧?”

  “哪有那么容易?”下属冷哼,紧了紧拳头,想着索‘性’‘弄’死她算了!

  流言都传出去了,道歉有什么用?

  黎北晨却是抬手,做了个稍安勿躁的动作,然后转向马丽丽,冷冷地要求:“道歉就不必了。既然你那么喜欢造谣,不如我再给你几个名单,你也去造一造?”

  黎北晨的要求,听着实在匪夷所思,不仅下属蹙眉,就连马丽丽本人也是愣在当场——他给了她几个名字,均是她的同班同学,有男有‘女’。而他的要求就是传这些人的谣言,必须闹得比小清的事情更厉害,更离谱……

  “做得到吗?”他说完,全程都是慵懒肆意的语态,临了才语气骤然一冷,“半个月时间,做不到,就卸你一条胳膊。”

  “能!能做到!”马丽丽连忙点头。

  她的潜意识里已经把黎北晨他们当成了“社会人员”,类似‘混’‘混’的一个群体,所以黎北晨随口而说的威胁,她是绝对的相信,用力地点头保证。

  黎北晨总算满意地松了口:“滚!”

  ***

  马丽丽连滚带爬着跑远了,黎北晨也淡定地起身离开。

  “黎少!”下属有些看不过眼,在他身后跟了几步,“就这么让她走了?”

  怎么连点起码的惩戒都没有?

  好不容易才查到是她穿的谣言,就这么放走她,今晚不是白忙活了?

  “嗯。”黎北晨淡淡应声,挑眉反问,“怎么了?”

  “这样放过她……”下属嘟哝了一声,面‘色’显然有些不甘,恨恨地握紧了拳头继续,“慕小姐被她害得那么惨,这样放过她对慕小姐不公平!”

  “这不是公不公平的问题。”对于下属的询问,黎北晨摇了摇头,坦然而答,“你别忘了,我来不是为了报复,是为了解决问题。”如果要报复的话,派人过来直接除掉马丽丽就是了。

  他的目的,是还小清一个清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