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美食征服世界 > 第49章老枪

第49章老枪

  老枪行走在灌木丛生的密林里,这是一条通往库叶城的便捷之路,与其他隐蔽在偏僻之处,很少有人通行的道路一样,在这条路上来往的大部分人都是他的同行——黑隼。在接到吉勒·布莱奇的任务之后,老枪从琥珀城出发,经过好几天的风雨兼程,终于来到库叶城外。

  库叶城是西海湾行省四大城中最落后的城市,但从兰道王国建国之初及至二十年前,它一直是四大城之首,历代库叶城主享受着被国王封为库叶伯爵的特殊荣耀。只可惜二十年前的爆发的瘟疫改变了一切,那是叫人回忆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的恐怖事件,不知名的怪病在城中爆发,仅仅70天时间,夺去了城中六万人的生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怪病将继续向其他地区蔓延之时,瘟疫却忽然终结了,一切重归正常。

  没有人能解释这一切,除了教廷。

  教廷宣称是库叶城民众在城主的带领下密谋了某种不洁、不尊、不敬之事,这种行为触怒了诸神,他们降下瘟疫以示警告与惩戒。之后教廷便以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将库叶城主送上断头台,以平息诸神之怒。

  从那以后,教廷拆除了建在库叶城的分廷和教堂,并发布公告,库叶城是被诸神所遗弃之城,教廷将永不入驻,这里的人民将丧失信仰,面对无尽的黑暗与恐惧。教廷的这种措施让库叶城地位一落千丈,一蹶不振,并成为兰道王国唯一一个没有教廷分廷没有教堂的城市。

  教廷掌管着王国的律法,教廷裁判所不仅象征着恐怖与迫害,事实上也是法律威严的代表。失去教廷就意味着失去法律,加上掌管治安的宪政骑士团不作为,库叶城如今已是名副其实的“无法之城”,混乱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地方,杀害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夫妇好像确实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城门的守卫形同虚设,老枪随便用了一张假冒的身份证明就混入城中,他现在心里在挣扎,在纠结着一件事情——到底是雇佣专业的刺客来把老布莱奇夫妇杀掉,还是自己趁夜亲自动手,他很想把吉勒给杀手的那一份赏金也一并攘入囊中。

  “或许还有其他办法?”

  他思索着,作为一个聪明人,一个在底层阶层坐着肮脏工作苦苦求生的人,他有着让利益最大化的本能。其实迄今为止他仍然想不通,平时看起来和蔼可亲彬彬有礼的吉勒,怎么就会变成一个暴怒的恶魔。

  难道真如他所说那样,是因为厌烦了老布莱奇夫妇形影不离的跟随吗?老枪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日薄西山,夜色渐浓。

  老枪借着夜色的掩护来到老布莱奇夫妇所住的郊区,他蒙着面纱,隐蔽在房外的低矮围墙上,打探着房中的动静。一个身材矮小、背部微微佝偻的老头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他的妻子,一个看上去微胖的老妇人正捋着几件老旧的破毛衣,把它们重新变成毛线球。

  他们毫无防备,浑然不知危险将临近,老枪怀里的匕首缓缓出鞘,在清冷的月色下闪着令人胆寒的锋芒。

  终于,他从围墙上纵身一跃,然而并不是跳进院子,而是直接离开了。

  就在这老夫妇生死攸关的时刻,老枪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一个能够让他利益最大化的方法——他要去找到老夫妇的小儿子洛克,把吉勒要雇人杀害老夫妇的消息出卖给他。

  ……

  今天是猎人们计划前往肖尔岭森林中狩猎野猪的日子。

  七位猎人一同在猎头弗雷克家中集结,长矛,弓箭,捕兽网,战甲,干粮,伤药皆已准备齐全。

  出发之前,还需举行一个特殊的仪式——血祭。血祭仪式是在猎人群体中流传久远的一个传统,相传它起源于上古世纪,猎人们在狩猎前,都要用小刀割破手指,把狩猎团队中所有人的血混合在一起,然后在胸口绘制成图腾。这种传统野蛮的仪式象征的寓意也非常简单,一是祈求狩猎之神的护佑,二是彰显猎人之间以命相托,绝不放弃同伴的团结。

  虽然狩猎之神在诸神之战中战死,但血祭依然传承下来,它如今更多的被赋予了后者的含义。

  图腾画好,仪式已进行大半,猎头弗雷克正准备念诵最后的宣言。可门口忽然传来的喊声却突然打断了仪式的进行,猎人们回头看向来人,是留着金发的一男一女。

  “洛克?”弗雷克吃惊的看向二人,快步迎上来问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我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今天要进行狩猎。”洛克笑着,“我想加入你们。”

  “洛克?那么说你就是那个大汉餐馆的店长?”立即有年轻猎人骂道,“作为一个厨子,不好好待在厨房,居然想要去危机四伏的森林里送命,我看你真是活腻了!”

  “他的话虽然不友好,但确实是这个道理。”弗雷克劝阻道,“我的朋友,我能理解你年轻气盛的想法,但是狩猎绝非儿戏,这是要丢性命的差事。你放心,我们会尽力帮你把一头活野猪带回来的,而作为主顾的你,就不要以身涉险了。”

  “您说的我都明白。”洛克微笑着指向站在一旁的冰狐说,“我能保证不拖你们后退,我的安全也不需要你们负责,你看我带着随从。”

  “一个女人?”

  有人讥讽道。

  “她是治安官的手下,身手相当好。”

  “再好的身手遇上野猪也是白搭。”一个与弗雷克年纪相仿的老猎人说道,“她保护不了你,年轻人,还是赶紧回去吧,狩猎是只有猎人才能干的活,就像只有厨子才能做出美食一样。”

  “猎头大人。”洛克看向弗雷克,他心里清楚,无论别人说什么,拥有最终话语权,能够板上钉钉做出决定的还是猎头,“我并非是无理取闹,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去一趟肖尔岭森林,如果我一人前行,根本不可能深入森林深处,所以我需要跟你们这些经验丰富的猎人们同行。为此,我还可以支付一定的报酬。”

  “你有什么事?”

  “又愿意再付多少报酬?”

  弗雷克一连问道。

  “我要进林中寻找一些可以食用的野菜移植到我的庄园里,你知道,我一直在开发着新菜肴,而这需要大量新食材的支持。”

  洛克解释道,能进入肖尔岭森林深处亲自打探寻找食材,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冰狐做保镖,他自认为安全有一定保障,他可是亲眼见过冰狐法术威力的。而猎人们是混迹森林的求生老手,跟着他们自然也不用担心迷路,取食,饮水等问题,相当于是有了双保险。

  当然,洛克也可以用之前想到的办法——绘制图纸然后聘请别人照着图纸去找上面绘制的植物,但是相比这种做法,他亲自出马的话,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照着图纸找东西过程中会产生的辨识误差。还有一点就是,很多植物洛克根本不可能凭着若有若无的印象画出来。

  “你们怎么看?”

  听完洛克的解释,猎头弗雷克转身向自己的同伴们问道。

  “先问他能多加多少报酬。”

  一个壮年男子说道,他叫洪都·莫尔,下一任猎头的有力竞争者。

  “我能多付100银贝的报酬。”洛克回道,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包,“现在。”

  “这……”洪都犯了难,望向弗雷克,又把难题给交了回去。

  “在如此慷慨的开价之下,我对洛克老爷的同行表示欢迎。”弗雷克率先表态,环视一周问道,“诸位呢,可有不同意见?”

  猎人们一致摇了摇头。

  弗雷克确认之后,回屋帮洛克和冰狐各自拿了一些装备,然后继续主持完成狩猎前的血祭仪式。

  一行人拔队出发,向着肖尔岭森林行去。

  ……

  戈狄文·温卢坐在躺椅上,听着店员佐伊的汇报,脸色变得越发阴沉难看。

  “你说什么!?挂牌当天,他们的销售额至少有1500铜贝左右?”戈狄文重重一掌拍在扶手上,站起来质问道,“难道这一切都是他给自己的餐馆挂了个招牌的缘故吗?”

  “当然……不仅如此。”佐伊在发怒的老板身旁战战兢兢的回道,“他们还推出了两个新菜,叫做辣椒酿牛肉和牛奶酥酥球。这两个菜,特别是后者已经掀起了一股美食狂潮,我今天早上找了很多去光顾的客人询问,他们说牛奶酥酥球简直就是适合在炎炎夏日品尝的绝等美食。”

  “等等……”戈狄文的关注点与他并不相同,“你刚刚说,辣椒?”

  “哦,就是被成为魔鬼之牙的那种植物。”他解释道。

  “哈哈哈哈!”戈狄文突然狞笑道,“他既然胆敢自寻死路,那我就就不介意送他一程,居然用魔鬼之牙做菜,我看他的餐馆是不想开了!”

  “您要?”

  “你下去吧。”

  戈狄文挥手道,一个能将大汉餐馆至之死地的完美计划,已经在他脑中酝酿而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