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明医天下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太傅之忧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太傅之忧

  。

  促使张居正升起这个念头的人正是徐阶。

  徐阶被关在明时坊的一个小独院儿里——其实就跟后世的政治犯一样,既然没有当时处死,那么肯定就不可能关进普通的监狱——他已是奔八十的人了,如今徐氏一门死的死抄的抄,就算跑了,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朱翊钧自然乐得落个宽宏大量念旧情的好名声。

  自然,这样的人物,不可能谁想见就见。

  可张居正不同,身为退休的太傅,儿子又是如日中天的张佑,打着弟子探视老师的旗号,没人敢说闲话。

  两人见面聊了很久,一句都没提江南的事情,就跟多年未见的师生没有任何区别。

  这并不奇怪,都是在官场打拼多年的老油条,喜怒不形于色乃是最基本的政治素养。事情都发生了,说什么都没用,徐阶提起的话,明显是自曝其短。张居正提也不合适,再怎么语气委婉,也有揭人伤疤的嫌疑。

  于是干脆谁都不提。

  不过,徐阶内心深处肯定是不服气的,所以,临别之际,突然说了一句十分奇怪的话:“太岳养了个好儿子啊,跟她娘长的真像。”

  这句话貌似感慨,却惊出了张居正一身冷汗。

  什么叫跟他娘长的真像潜在的意思岂不就是在说跟他爹长的不像

  本来这倒也没什么,父子不像的又不是不没有。

  但架不住张居正自己心知肚明啊,张佑本来就是先帝的龙种,真跟自己像才是怪事。

  当年穆宗与景王夺嫡,穆宗其实占了下风,还是高拱的主意,谁先生下王子谁占先手,偏偏穆宗十分好色,破身太早,肾元亏损,虽整日和妃嫔宫女鬼混,偏生就是搞不大别人的肚子。

  不过当时不知道是穆宗的毛病,还是他张居正出的主意,多进美女,广播雨露,李纨便是这个时候被送进了穆王府。

  只是过了小半年,仍旧无人受孕,这下子李太后着急了,便找冯保和他商量,准备借种。由于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终这个重担自然落在了他的脑袋上。

  然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每隔一两天都有两个穆王府的宫女被偷偷送到他的府邸,直到传来了李纨怀孕的消息。

  但是他记得清清楚楚,和李纨的那一晚,由于自己太过疲劳,根本就没等到最后关头就不成了,万万也不可能让李纨受孕。

  不是他的话,李纨腹中孩子的父亲便只能是穆宗了。

  这事儿他只告诉了李太后和冯保,再然后,李太后也怀了孕。再然后,李纨小产。再然后,和他睡过的宫女们一个一个的离奇消失。

  他知道这些事儿都是冯保做的,李太后虽然挺有野心,但骨子里其实是个善良的女人。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实在是不多,包括穆宗都被蒙在鼓里,徐阶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又或者,他也和当初的张宏一样,只是隐隐猜到了什么,之所以如此问,不过就是一个试探

  再或者,张宏已经知道了,然后告诉了徐阶——他一直搞不清楚陈太后知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个女人很精明,就算不知道具体,肯定也猜到了什么。

  他已经犹豫两天了,实在是这件事情太过重要,饶是他久经宦海,仍旧打不定主意:假设徐阶只是试探,那么贸然将这个消息告诉张佑的话,会不会助长他的野心造反的代价可是太大了,成功了倒还好说,万一失败了,张家肯定也要受到巨大的波及,而这是他所最不愿意见到的。

  但假设徐阶知道呢退一万步讲,哪怕他仅仅是猜测,只需要将这个猜测转告给朱翊钧,朱翊钧还会如同现在这般信任张佑么那可是和他一样流着皇家血脉的龙种啊,而且,还屡立功勋,天下闻名。

  张佑失宠,等待张家的,肯定也没有好果子吃。

  “父亲大人,您怎么不说话了”等待了半天,张佑忍不住问道。

  “呃,不好意思啊,为父有点儿走神了。”张居正恍然回神:“其实也没啥要吩咐的,就是听说顺义王薨逝,想跟你打听打听情况。”

  刹那间他做出了决定,坚决不能跟张佑坦白,但是也绝对不能让徐阶在朱翊钧面前上这个眼药。

  好在徐阶真的已是风烛残年,又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就算明早起来,被人发现突然死在了那个小院儿,估计也没有人怀疑到其它的方面。

  至于此行会不会让良心受到谴责,开玩笑,凡是能够做到他这位份的,哪个手里不是沾满了血腥

  良心是什么东西只要能够让大明强大,百姓富裕,哪怕死后下地狱他也毫不在乎。

  张居正这边终于下定了决心,明时坊“关押”徐阶的那个小院儿内,徐阁老却一点儿都不轻松。

  那天他一时没控制住对张居正说漏了嘴,按照他对自己这个学生的了解,肯定能猜到自己已经知晓了张佑身世的秘密,这个张居正表面上光明正大,实际上却是个心狠手辣之徒,杀自己灭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所以这两天他睡觉都不敢把两只眼睛都闭上,吃饭的时候,更是一定要将负责看守自己的人叫进来两个陪着,好在他虽是罪犯,伙食待遇却挺好,看守们只以为他平易近人,倒没有人怀疑。

  他一直在极力想办法面见朱翊钧,事涉张佑身份,关系重大,非得他亲自告诉朱翊钧,才能起到最好的挑拨离间作用。

  可惜他现在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要求了好几次,朱翊钧却根本就不给他见面的机会。

  张四维那家伙也是,以前他得势的时候,拼命的巴结,如今倒好,竟然连过来看一眼都不敢,好像他是瘟神似的。

  心里头有事儿,晚饭胡乱吃了两口他就放下了筷子,正要去小院儿转转,一名看守突然跑了进来:“老阁老,吏部天官严部堂来看您来了,您赶紧准备准备吧。”

  他大喜过望,出门时差点被门槛儿绊个跟头,却一点儿都不觉狼狈,边往外走边道:“严部堂亲至,我可得出去迎迎。”

  几个看守大眼儿瞪小眼儿,前天太傅大人过来也没见老阁老这么高兴过吧莫非还指望首辅大人出手搭救不成大都督可是说过,按照老阁老的罪名砍头都是轻的,能活下来已是万幸,想东山再起做梦吧。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