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农女为商:驯夫有方好种田 > 第502章 陈家嫡子

第502章 陈家嫡子

  第502章陈家嫡子

  这古代的月亮都要明净的多,空气也极好,夜深人静之时,便没有半点杂音了。

  刚开始穿越过来的那几日,她还不习惯这安静的夜晚,如今夜晚若不安静,她便睡不着。

  时烨瞧着似乎没有醉,他靠在苏宛平的怀中,侧卧着,伸手摸了摸苏宛平的小脸,笑了笑,“平儿,你长得好美。”

  苏宛平伸手捂住双颊,“所以你是看中了我的美色?”

  时烨毫不犹豫的点头,“我开头的确看中了你的美色,你是我见过最美的的小姑子,比京城里的那些贵女都要美上三分,那个时候我想你这么美,我哪能配得上你,可是后来我终于娶了你,我还在想,多半是前世做尽了善事,上天才会如此好生待我。”

  时烨面色诚恳,一点也不油嘴滑舌的样子,可是这些话也太煸情了些,苏宛平有些招架不住。

  一见钟情,本就是见色起义,只是她自认为自己也不过是普通之姿,说不上有多美的,她甚至感觉到自己还没有遗传到傅氏全部的美貌,被苏大山的基因给中和了一下。

  说起来傅氏才是苏宛平穿越以来见到最有古典气质的大美人,而且她是真的温柔贤惠,说话温言细语,便不见她与人吵个架,说得最狠的话,也就在和离后的那几个月,可是那话里也带着柔弱无依,想来这样的女子才是这个时代最典型的美人儿了。

  苏宛平神游天外,时烨却是有些受伤,“平儿,你可有在听我说话。”

  “啊,你说了什么?”

  刚才时烨说了什么?苏宛平神游了。

  时烨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语气变得很小,小心翼翼的说道:“咱们生个孩子吧。”

  苏宛平练了功夫后耳朵很尖,这话自是听到了,原来时烨一直知道她在吃避子药,以前她不想怀孩子,那是因为她才十五六岁,她怕伤身体,可是现在她却有二十岁了,倒也可以生下孩子了。

  于是苏宛平点了点头。

  时烨见她同意了,面上一喜,酒坛却是随手一抛,立即坐直了身子,“那咱们现在就去准备。”

  时烨一把将苏宛平抱住,苏宛平连忙制止,“不成,你今日喝了酒,不适合,如果真的要生孩子,咱们两人都不要喝酒,戒酒三个月,然后我还得补充一下营养,将自己的身体练得棒棒的,再迎接咱们的宝宝。”

  时烨听后,面色暗了暗,但很快又带上了笑,“也成,都听媳妇的,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喝酒?”

  苏宛平想着自己怀孕后肯定辛苦,到时还得坐月子,带孩子,想来她别想喝酒了,于是说道:“两年后你才能喝酒。”

  时烨一听,有些犹豫,可是想到两人的孩子,他还是点了点头,“好,我应承你,从明个儿我便不碰酒了,到时我也戒了华应和卫成的酒,免得他们两人时常诱.惑我。”

  苏宛平一听,哈哈大笑,所以华应和卫成怕是要哭了,这两家伙爱酒如命的人,怎么戒得掉。

  第二日这些家伙睡到晌午才起来的,院里的镖师也都醉倒了,无人守院,好在这院子安静,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苏宛平弄了一桌子好菜等在那儿,这些家伙一起来就有好吃的,肚子早饿了。

  他们一行人在余城住了两日,滕海带着几个镖师来了余城,原来他们将货送去了鹏城,这一桩生意是完成了,但是滕海却有此顾虑,一路匆匆赶回来,便直接来余城见苏宛平。

  几人在书房中议事。

  滕海说道:“此去鹏城,生意是做成了,不过接收此货的伙计当时问了我一句,问我是不是陈家人。”

  “我当时疑惑,便问他为何这么问,那伙计反而奇怪,这批货本就是陈家家主与他们做的生意,于是我问他们说的陈家是哪个陈家,原来说的是岭南陈家,岭南陈家那就是皇商陈仲了,我问他们是不是说海夷道上的陈家,他们点头。”

  滕海看着苏宛平和时烨,猜测道:“莫不是隔壁院里住着的是陈仲的嫡子?陈家公子?”

  苏宛平却是摇头,“他说他姓孔名茁,叫孔茁。”

  于是几人看向隔壁院子,滕海接着说道:“此次从鹏城归来,还发生一件事,一路上有不少边关兵卫往保昌郡来,听说王家军要对付某人,我倒是纳闷儿了,王家军不守着边关,不对付吴越国的人,反而跑来保昌郡,要对付谁?莫非是季大儒?”

  对付季大儒那不是已经是老黄历了么?怎么现在又来对付了?季大儒一直呆在城郊的山庄,闭门不见客,与地方官员都不曾往来了,还有什么好对付的。

  但是有滕海却是面色紧张,“这一次来的王家军多,听说皆是王将军的的亲卫,他们便衣出行,恐怕也已经到了保昌郡来了。”

  苏宛平听到这事儿,她便坐不住了,“不成,我这就去一趟城郊季府,将此事告诉季大儒去。”

  时烨却将她按下,“滕海不过是去鹏城做一趟生意,便听到了这么多,想来依着季大儒的手段,他不可能不知道的,你眼下过去,岂不是增加季大儒的烦恼,如果他们要对付季大儒,那季府的门前一定有不少暗探,咱们最好不要再与季大儒往来。”

  苏宛平听后,心思复杂,离国当真容不下一个季大儒么?人家都已经退出朝堂了啊,她家弟弟刚拜入季大儒门下,季大儒若有个什么,那他们傅家自然也留不得了,一损俱损,她要怎么办才好呢?

  既然不能去季府,苏宛平怕保昌郡生变,那他们还是赶紧赶回梅岭县去。

  余城这边的商户已经安排妥当,又认购了下一批货的字据,苏宛平收起字据,他们打算回梅岭县去。

  临走前,苏宛平和时烨去拜访隔壁院子,这可是皇商陈家的公子,虽然用了化名,但是滕海心思细腻,不会弄错的了。

  然而隔壁院子开门的却是护院,连先前的护卫长都不曾见到,瞧着主子不在院里,这些时日苏宛平也没有闻到那奇怪的熏香,更没有听到琴音,原来是不住在这儿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