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欧若拉的和平使者 > 第十一章长眠教会

第十一章长眠教会

  夜深了。

  一团乌云不知何时蒙在天边,挡住了月亮。

  法瑞尔是一座山中之城,它所处的环境是个盆地,四面环山,只有一条从北到南的路贯穿此处。几百年前,这里还只是法瑞尔村,村民们住在这里,也不和外界沟通,因为就算去最近的城镇也要翻好几个山头,一去便是一天时间。

  后来,大约一百年前,也就是第一次魔法科技爆发,那个被人称之为蒸汽时期的年代,煤炭作为当时的新星能源,需求远远大于供给,很多法师不得不迈出法师塔而四处寻找煤炭资源。

  真是可怜这些家里蹲了,如果欧若拉有宅男的话,那每个法师都是资深宅男,对,就是抱着saber酱抱枕,高唱giligili爱的那种。

  马吉克省的高山被法师探测出超大规模的煤炭矿脉,当时犹爱斯帝国的皇帝在地图上画了个圈,而法瑞尔村就在圈的中心。

  至此,法瑞尔村变成了镇,他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说不定再过几年,镇就变成了城。

  工业区,商贸区,贵族区。

  如同其名字,其阶级,整个法瑞尔镇被分为了三个部分,两种人。

  压迫者与被压迫者。

  工业区和贵族区的交界处,短短的一条线却成了多少人的禁区,站在线上,西面是婉如钢铁森林一般的无数工厂,肮脏,混乱。东面是奢华的地板,精致的别墅,昂首挺胸走过街道的警戒官。

  他们时刻观察着这条线,就像无数工业区那些做着成名的梦的年轻人,不同的是,警戒庭的众多警员们要谨防那些工业区的混混,窃贼迈过这条线。

  男孩坐在贵族区一栋别墅二楼的窗台上,透过灯光便能看到那边的工业区。

  他长的不高,稚嫩的婉如孩童般的面貌,不注意喉结还以为这俊秀的家伙是个小姑娘,及肩的黑发被他扎成小马尾。他穿着睡衣,头上戴着睡帽,而且是蓝白条纹状。

  手里捧着一杯葡萄酒,紫色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腕轻轻摇晃。

  一个皮肤发紫的乖巧少女坐在他身边,蓝色长发像是被子一样盖子身上,女孩抱着葡萄酒瓶打着呼噜,因为面孔背着光,看不清容貌。不过少女穿的很清凉,只有裹胸和一条小裙子,细腰盈盈一握,美腿长又细。

  不过这个胸,很平,起码能和妮可拼一波。

  窗台外是分割工业区与贵族区的第九大道,一盏盏魔能水晶路灯沿着路边蔓延开来,这便是那条线。男孩想到,线的那头有多少人蒙着头想要到线的这边。

  一生又或者一生都过不来。

  东方诸国有句千年名言,曰,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男孩对此嗤之以鼻。在他看来,活着就是快乐,死了就是痛苦。所以你看看多少人死后愿意复生为亡灵,又有多少亡灵向往着回到生者的世界。

  万物终将归于沉寂,无论是天上的星辰还是脚下的大地,他们终将长眠。

  这是长眠教会的教义,写在灭世圣经上的话。

  他第二句话便是,若是谁不愿长眠,那我们就帮他长眠。

  恩,所以长眠教会的信徒都是婉如恐怖分子一样的存在,经常绑着炸弹大喊“安拉乎阿克巴”就冲进人群,来一场说睡就睡得长眠。

  “大主教。”

  一个黑影走来,站在他身后微微鞠躬,“有教徒发现了萧然与妮可的踪影,他们已经到了法瑞尔镇。”

  嗓音清冷却不刺耳,光是听声音就知道这是个漂亮姑娘。

  “我知道了。”

  男孩没有张嘴,却发出了空灵的声音,给人一种这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计划不变,让他和约翰斗去吧。”

  黑影犹豫了一会儿,道“大主教,还有一件事,卡瑞他,已经失踪一天了。”

  “没关系的。”

  男孩懒散地伸了个腰,他靠在玻璃上,缓缓道“没什么事就下去吧,我想休息会儿。”

  黑影没有动,他站在那里,过了好久才问道

  “大主教,我有一事不明。”

  “关于萧然么。”似乎是知道黑影为什么这么问,男孩转过头来,冰冷的目光盯着黑影“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决定?莫妮卡?”

  “属下只是觉得,一个刚迈入史诗的小角色,不值得大人如此慎重的对待。而且在亚楠镇,我们已经将他彻底击垮,我确信他已经没有任何敢与教会对抗的意志了。”

  “小角色?彻底击垮?”

  男孩险些笑出声。

  他从窗台上跳下,走到黑影身边,半弯着腰自下而上的贴住她的耳垂,轻轻说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是他曾说过的话。”

  (萧然扣扣鼻孔,这其实是一位同样姓萧的大神说的,我不过是借用一下。)

  顺着屋外的灯光,能看到莫妮卡披着一件紫色的法师长袍,遮住了少女脖子以下的部位,露出结巴又尖细的下巴。

  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她的神色确实僵住了。

  男孩转过身去,留给她一个背影。

  “在和评议会最后收的一期执行官中,萧然的任务成功率是最低的,他甚至连些二阶的小任务都处理不好。后来呢,短短一年时间,他便能以二阶实力独立完成三阶的任务,甚至比许多老人都熟练。”

  男孩忽然想起过往,顿了一阵后,接着道“他啊,似乎永远不知道失败是什么意思。无论输成什么模样,假以时日他又能再站起来,就像一个狗皮膏药,黏住你就不撒手。所以,对于萧然,必须一击致命,只要留给他机会。”

  “百年棋局,争夺的是大局,一场论胜负非君子为也。而这些,不是莫妮卡你能懂得。你对于一城一池的得失太过在意了。”

  莫妮卡的呼吸一滞。

  男孩道“好好想想吧,若是想再上一个台阶,失败是你必须经历的。”

  这是逐客令,莫尼克清冷道“多谢大主教指点。”她微微鞠躬,缓缓后退,最后消失在房间的角落中。

  唉,男孩叹了口气。

  少女被这声叹息所惊扰,她猛然抬起头,露出一张绝美的面孔,病怏怏地,很柔软,想让人抱在怀里爱惜。随着少女的动作,她的头发像是活了一般散开,然后聚拢起来,盘在脑后,露出少女修长的脖颈。

  男孩问“吵到你了?”

  女孩揉了揉眼角,摇摇头。

  男孩道“萧然来这里了。”

  女孩听到这个名字一怔,她想不起来萧然是谁,只不过这个名字令她无比熟悉。

  熟悉到。

  那停止的心都开始了疼痛。

  “希望你不要恨我。”男孩蹲下身,捧起女孩的脸,嘴角露出了婉如恶作剧成功的笑容“不过萧然,哼哼,我想他恨不得把我挫骨扬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