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霹雳之祸害天下 > 第四十二章各处战场黑历史的开端

第四十二章各处战场黑历史的开端

  谁能告诉我在妓院里面对一个唇红齿白的小萝莉应该怎么办?第一句说“早上好还是howareyou?”

  当恨天邪与小封儿在雅间独处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状况。恨天邪抓耳挠腮,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而小凤儿(艺名)则是两靥生红,微微低着头,偷偷打量这位开放的顾客。纵然是江湖儿女,风气开放,可是来到妓院找乐子的还真不多,这么漂亮的就更少了。除了老板娘,小凤儿再也没见过这么标致的人。

  不同于这一对的大眼瞪小眼,在隔壁房里早就天雷勾动地火,大雨倾盆了。上方是多年老枪手坛中人,下方是武林女魔头猩红夜,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老子要个野马,这也太烈了吧,不过我喜欢。啊!’被猩红夜一口咬在脖子上,大占上风策马奔腾的坛中人形势逆转,被腥红夜反摁在身下,不甘失败,坛中人右手从猩红夜胸部拿开,伸出被窝,掌心真气一运,把酒葫芦吸了过来,里面是满满的特制神酒。

  然而两口特制神酒尚未下肚,猩红夜突然袭击,一下砸在坛中人脸上,两对嘴唇发出一声清脆的肉响。上下两股吸力先后作用,已经到了喉头的酒液竟被吸了出来。补魔失败的坛中人面对越战越勇的猩红夜一溃千里……

  而在快活林石室之外,高老大最信赖的两大龟公之一的律香川正在点着到手的银票,“我有一个女大爷,我有一个男大爷,两个大爷在一起,小钱钱来了!”作为一个有野心有智商的年轻人,律香川发现了一条赚大钱的好门道。

  对于贵宾客户,高老大只收入门费和手帕钱,而另外的费用是没有的,假如有一个男客户与一个女客户同时到来,只要不让对方以及高老大知道,在女客户面前说房间里的是牛郎,在男客户面前说要来的是***这样就不用再另找他人。而没找**和牛郎的话,高老大就不会收钱,但是男女客户都已经互相服务了,等到结账的时候就可以把这笔款子扣下,我律香川真是太聪明了!

  就在门外的律香川感慨并数钱的时候,一点不会想到被他坑到的女客户,将来会有怎样一个可怕的孩子。

  再把眼光放远一点,打发走前来查探虚实的老板娘,放了两万两血的刀主席已经毫无退路可言了。堂堂天下封刀主席,挪用公款去妓院,一挪挪了两万两。回到天下封刀面对玉刀爵要是说:“师弟,我与大哥去妓院探查,花了两万两,你报销吧。”

  玉刀爵绝对会砍死他的。要是有点成果还好,要是一无所获,刀无极表示刀龙之眼、神刀龙鳞、果体美男挥泪大甩卖……(醉饮黄龙背后一凉)

  虽然已经足够谨慎,然而刀无极还是没有料到高老大作为一个老鸨,居然也有先天级别的修为,刚刚潜入就被高老大发现,堵在房间里。人精似的老板娘猜出这俩新手有要事在快活林要办,自认是个生意人的高老大只管赚钱,狠狠勒索了四万两白银。足足比正常价格贵一倍。没考虑到快活林的实力导致行踪暴露,暗探变明访也就罢了,还被人堵门拿走了四万两也就罢了,接下来的事就更让两位尴尬了。

  把所有的小男孩都点了!没错,不能放过一个可疑对象的两兄弟一不做二不休,今天必须要得出个结果来!但是,不好开口啊。

  ‘好羞耻,我醉饮黄龙一世英名,为了兄弟,我忍。只是这种事先开口,大哥实在做不到,二弟,为大哥再受一回委屈吧。’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刀无极啊刀无极,大风大浪这么些年,区区小事,区区小事,算了,大哥,你此时要是开口,我就原谅你一丢丢。’

  面具下的两双眼互相凝视,都等着对方先开口,就近监视的孟星魂不屑一笑,‘俩基友。还组团找乐子来了。’

  ………………………………

  火红的蜡烛流出一滴滴红泪,在珐琅掐丝底座上绽放一朵朵红梅。一些助兴的气体在空气中挥发,毫无修为在身的二人很快就收到了影响。两腮一个赛一个红。如果让此刻痛并快乐着的坛中人见了,一定会觉得小弟真是个废物,都半个时辰过去了,连个整句话都没说出来呢。

  其实也不能怪恨天邪,就连前世,也是凌娜娜逆推的他,除去这段短暂而又刻骨铭心的爱情,恨天邪连妹子的手都没拉过,完全没有与女孩相处的正确经验。更何况是在妓院这个特殊环境里。

  “啊诺,客官要不要喝点茶,这里的每一片茶叶,都是未出阁的姐妹用嘴采摘的,平常很难喝到的。”眼看蜡烛就快烧完,抓着衣角食指打圈圈的小凤儿僵硬的起身,换掉蜡烛,打破了僵局。

  “好的,咳咳,好烫。”猛地端起一口茶,牛嚼牡丹似的一口连水带叶吞下,结果全喷到了面前小凤儿的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是在下孟浪了。”

  “呵呵呵呵,没关系的,客官你好心急啊。来,擦一擦吧。”酡红色的小手帕围着恨天邪的嘴角,从脖子抚摸到胸口,把水渍一一抹平,然后专注的用红色指甲挑走茶叶。恨天邪眼都不眨,看着一滴滴茶水在“姑娘”脸上划出一道道水痕。

  ‘这位姑娘真温柔’

  ‘这位客官胸好硬’

  对立而站的两人心思各异,但总算有了初步接触。而隔壁则是乐极生悲。自诩花丛老手的坛中人已经快扑街了。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而浩瀚雄伟的大地从下面腾空而起,压在牛身上的时候,坛中人这头老牛更是死无葬身之地。三寸长的指甲与性感而又危险的红唇在坛中人躯体上留下一道道伤疤,自己的血沾染在腥红夜雪白的躯体上令坛中人目眩神迷,越发兴奋,只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坛中人现在只能为男人尊严苦苦支撑。

  感受到自己身下的猎物犹有余力,从来没这么尽兴的猩红夜不禁感慨:果然是苦境业界数一数二的快活林,连先天级别的牛郎都能提供,真是包人快活啊。

  ‘好,再添一把火,这种机会可不多见啊,一定要玩个尽兴。’左手一招,一条镶嵌着闪闪金针的腰带飞入猩红夜手中,直起身子,在紧密结合的上方三寸丹田处,金针狠狠扎下。

  “啊!”“来啊,加油,尽情的叫啊,下贱的公狗!主人要好好惩罚你!”

  “救命,小弟救命啊!”

  ………………………………

  “阿嚏!”被某个快要成人干的家伙死命呼喊,恨天邪打了个喷嚏,恰巧吹灭了蜡烛。黑暗给人以静谧的愉快。

  “客官,歇息吧。”

  “啊?好,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