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斯莱特林的新晋学员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家宴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家宴

  “晚宴,准备!”宁安高呼,四周的巫师一起响应,沙菲克老宅不知有多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感受到灵魂一轻,仿佛隐隐卸去了一道枷锁,宁安明白自己已经完成了和山达克的约定,牢不可破咒的效力解除了。

  “来,我想你们也许要先休息一会儿?晚餐很快就会做好。”

  “哦,不,亲爱的——”

  名为莫佳娜的女巫妩媚一笑,撩了下长长的黑色波浪卷头发,把一缕发丝挪到肩膀前面来,笑着对宁安说:

  “如果是你被半死不活地被困了这么多年,一定不会在重生之后想要休息的。”

  她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沙菲克老宅,稍显昏暗的客厅。

  “很不错的房子,不过这种装饰的风格我有些不大了解——还有那是什么?”

  她伸手指着被搬到客厅边缘的一台电视机,满脸都是好奇,宁安吩咐着荣格去准备晚宴,一边尴尬地笑了笑

  对于生活在梅林时代的这个女巫来说,没见过电视算不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

  “这东西叫电视,女士,让我慢慢为你们介绍吧,这个时代,也许你们还不太了解。”

  荣格走向后厨,一套沉甸甸的刀子开始在他的监督下,切肉剁菜,这里其实并不需要太多巫师帮忙,家养小精灵莎拉能处理好一切,她一边搅拌着悬挂在火上的大锅,一边趁着空隙,又从食品储藏间里取出,盘子、高脚酒杯和食物。

  宁安在回到沙菲克老宅以后,第一时间给莎拉看了她小主人的灵魂,冰棺里的卡莉朵拉,让家养小精灵振奋了起来,她开始相信,宁安说的话,相信他这能让自己的小主人复活。

  “你们有什么打算?”

  昏暗的吊灯挂在客厅的长桌顶上,洒下一片柔和的白光,宁安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现如今的巫师世界,便直接了当地问两人。

  “啊,暂时没什么打算,但你复活了我们,我们总要报答一下恩情,”莫佳娜抛了个媚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宁安,海尔波话不多,他套着一件刚递给他的黑色袍子,把自己矮小的身子都蜷缩进去,默不作声地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桌面。

  “至于如何报答——”女巫伸手在桌子光滑的表面上轻轻抚摸

  “就要看你有什么要求了。”

  宁安的手指也搭在桌上,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击着,客厅里的其他巫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开了,法比安守在通往厨房的走廊门口,仿佛把声音也给隔绝了,宁安甚至听不到锅碗的碰撞声从厨房里传来。

  他想了想,若有所思地对莫佳娜说:“既然这样,那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二位的帮助……”

  菜很快就被一道道端了上来,芭芭拉亲自将一个个银制的高脚酒杯摆在桌面上,一共十五只,算上了宁安和海尔波、莫佳娜三人,列成两排,恰好占满整条长桌。

  从小汉格顿的墓地撤离以后,一部分人跟着宁安来到了沙菲克老宅,剩下的则都回到了德国,那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人手处理。

  莱纳斯和尼尔斯两兄弟,将一大锅炖菜端了上来,他们的父亲德国魔法部/zhang,雷奥哈德并没有在这儿,魔法部的事情简直须臾都离不开他。

  帕尼早早地就坐到桌边了,等着用餐。

  “你不用帮忙的吗?”宁安忍不住问他。

  “厨房已经被沾满了,芭芭拉和科赛莉娅为了争论菜式都快要打起来了,还是荣格先生好不容易把她们安抚下来。”

  科赛莉娅是生活在德国黑森林里的女妖首领,宁安听到这儿顿时有些惴惴不安,他可不希望今晚的晚宴上,会出现生肝这样的东西,虽然女妖们很喜欢吃,但明显不符合巫师的口味。

  “让一让,让一让——”

  一个嘹亮的声音响起,听起来中气十足,福尔纳?埃勒比端着一口盛炖菜的大锅跨入客厅,热气腾腾的炖菜飘散着香味儿,连从始至终面无表情的海尔波都为之变色。

  “快放到这儿——”宁安急忙侧身让他把菜放到桌子上。

  “他们怎么能让你来端菜呢,真是的,那几个年轻人哪儿去了?”宁安责怪地感叹着。

  “没关系,没关系,我主动要求的,哈哈,厨房里可真有趣,哈哈,这一趟旅行太棒了,我打赌伦道夫那家伙,会后悔的。”

  福尔纳?埃勒比是埃勒比和巴德摩飞天扫帚公司的董事,是个开朗的老头子,另一位董事伦道夫?巴德摩并没有来,他不善言辞,个性内敛,这会儿应该呆在黑森林附近的公司里才对。

  埃勒比和巴德摩飞天扫帚公司制作的火弩箭在市场上大卖,这也让魔法部和他们有了更多的交流与合作,两人似乎对宁安的印象不错,在目前德国魔法界几大家族独大的局面下,明智地选择了和宁安合作,也算是变相的融入了整个家族。

  “晚餐马上就好,请再稍等一下——嘿,帕尼。”一个高大的男孩儿手里捧着大瓶的樱桃酒和雪莉酒,一手一瓶,端上桌面,彬彬有礼地冲宁安解释了一下后,又和帕尼击了个掌。

  两人才认识不久,就已经颇为投机,目前这些人里,帕尼大概最佩服的除了宁安,就是荣格了,而和他关系最好的,应该要属眼前的这个叫“贾森?路德维希”的小伙子。

  和他混血巨人的老爸法比安不同,贾森身材虽然高大,但尚属普通人类的范畴,而且一言一行,非常谦和,同他的外表形成了强烈反差。

  “莱纳斯,尼尔斯,你们快进来帮忙,有一大堆菜要上呢。”雷奥哈德的两个儿子,立刻听话的进了厨房,贾森在他们这一辈人里,似乎有着不错的威望。

  “您就别去了——”福尔纳?埃勒比被宁安强行留住了,坐在帕尼前排,宁安右手侧的位置。

  海尔波和莫佳娜似乎不喜欢同其他人说话,见餐桌上人渐渐多起来,就不再言语,打量起整间房子的装饰来。

  “这里被施了很强力的隐藏咒,一般人恐怕找不到这儿。”

  海尔波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话来,让大家都摸不着头脑,听着倒像是在称赞,宁安猜测八成说的是赤胆忠心咒。

  “饭好了——”

  宁安一度怀疑这间宅子的厨房被施了无痕伸展咒,不知怎么能容得下这么多人。

  贾森、莱纳斯和尼尔斯分别端着些汤菜、面包和烤肉上了桌子,自动自觉地坐到了后排的位置上,还有一个米卡?舍恩,这里属他年龄最小,比帕尼还要小两岁,他是芭芭拉舍恩的儿子,但没有去魔法学校上学,而是在芭芭拉的亲自指导下学习。

  芭芭拉和科赛莉娅一人端着个盘子,里面盛的是各自的拿手好菜,芭芭拉的还算能看,虽然宁安也不知道黑糊糊的一盘子是什么东西,但让他无奈地长叹一口气的是,科赛莉娅还是拿了一盘血淋淋的生肝上来。

  “但愿不会有人介意那东西的气味儿吧……”宁安嘀咕着。

  法比安和荣格最后走进来,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之前的中立派,阿茨特家族的约尔根?阿茨特,现在已经不存在所谓的中立派了,约尔根也是识时务的人,融入一个新的集团,还是让他和他的家族全都受益良多。

  三人挨着福尔纳依次在宁安右手侧的长桌上坐下了,虽然宁安一再要求莎拉也来和他们一起吃饭,但小精灵死活都不肯,宁安无奈,也不好强迫她了。

  “来吃饭吧,哦,这炖菜看着真不错——你们俩应该尝尝。”宁安盛了一大碗炖菜,左手边的莫佳娜和海尔波眼神却在科赛莉娅面前的生肝上打转。

  “你们要来点儿吗?”

  看到似乎有人对自己的菜感兴趣,科赛莉娅迫不及待地把盘子推过来,还不忘得意的看看芭芭拉。

  “唔,妈妈,你做的菜真好吃——”

  米卡?舍恩把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划拉到自己盘子里,还冲旁边的莱纳斯和尼尔斯投去哀求的眼色,但畏惧还是让两兄弟没敢伸出手里的刀叉,倒是贾森?路德维希面不改色地也拨了一些到自己盘子里,毫无惧色地吃了几口。

  “克劳奇先生还好吗?”宁安和荣格他们则在探讨着其他的事情。

  “他的情绪稳定多了,只不过大部分时间还都是呆愣着,玛格丽塔只说再过些时间会好起来的。”荣格将一块儿熏咸肉放进嘴里,然后小口抿着杯子里的樱桃酒。

  “呵,巴蒂?克劳奇,去年世界杯的时候,我还见过他,这家伙在英国魔法部干得不错,没想到会这样。”

  法比安的脑袋已经快要和头上的吊灯平齐了,他吃饭的时候不得不半弯着腰,宁安听椅子“吱嘎吱嘎”的响声,真担心不知什么时候,椅子腿就会断掉。

  “等这件事情传播出去,魔法界就要打乱了吧……”约尔根?阿茨特若有所思地说道,但宁安却放下叉子,摇了摇手指

  “我打赌康奈利?福吉先生,是不会相信伏地魔已经回来了。”

  餐桌上的气氛为之一窒,海尔波眯了眯眼睛,莫佳娜用叉子叉着半块儿生肝尖儿,小口地放入嘴中,疑惑地看这种人,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一下子这些巫师们都不说话了。

  “不会吧,如果福吉不相信的话,那么我们所做的事情,岂不是就没意义了?”荣格蹙起眉头,把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

  “哈,”宁安轻笑一声:“这不用担心,邓布利多会相信哈利?波特所说的,只要邓布利多相信,就没问题了,我想魔法部里的食死徒,恐怕都要比福吉能掌控的人更多。”

  “嘶嗷——嘶嗷——”

  门口传来一阵怪叫,几人停止讨论,科赛莉娅急忙起身,顾不上擦去嘴角的血污

  “是尖牙——我把它拴在门外了。”

  尖牙是一只恶尔精,这种黑森林特产的喜欢吃人类小孩的精灵,常常被女妖们饲养起来,当做宠物或是捕捉幼童的帮手。

  “猜猜是哪位客人来了?”

  宁安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酸甜的樱桃酒顺着喉咙流入胃里,冰冰凉凉的,他还不等把酒杯放下,就传来了科赛莉娅的脚步声,她已经从走廊回到客厅了

  “是个巫师,个子挺高的——”她说着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往空中一划,一道花火闪过,模糊的影像仿佛从水底慢慢浮现一样,出现在半空中。

  又高又瘦的男巫正站在门外,他显得狼狈极了,头上的黑色皮帽子戴歪了,身上穿的白色皮绒斗篷布满灰尘,看起来风尘仆仆,他弯着腰,正努力试图将自己的斗篷,从恶尔精尖牙的嘴里揪出来。

  消瘦的下巴上,打卷儿的山羊胡来回儿摆动着,让人看着觉得莫名滑稽,搞笑。

  “卡卡洛夫?”几个人惊呼道,科赛莉娅再一动手指,影像消失了。

  “看来我们有客人来了。”宁安放下刀叉,嘴角流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去吧,贾森,让我们的客人进屋来,别在外面站着了。”

  “我也去,尖牙没我的命令,怕是要把他斗篷扯破了。”科赛莉娅紧跟在贾森身后,两个人匆匆消失在客厅尽头。

  海尔波和莫佳娜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也不多问,他们不问,宁安也不去解释,他总觉得这两个人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山达克花了这么大心思,让自己把他们两个复活,绝不会是为了给自己添两个帮手。

  “蹬、蹬、蹬、”宁安听着脚步声响起,三个黑影出现在客厅的一侧,贾森和科赛莉娅最先露出面容来,卡卡洛夫落后一步,过了片刻才面色冷峻地站在灯光下。

  白色的吊灯照耀着他憔悴的面庞,一桌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打在他身上,尽管他看起来还在强做冷静,但眼神里的颤抖和动摇,是瞒不住任何人的。

  “啊,卡卡洛夫校长——我们又见面了。”

  宁安从椅子后面站起来,吊灯的白光将他半边脸照的透亮,整间客厅,由刚才的喧哗,转眼安静下来。

  卡卡洛夫抬头,看向他,张开口的第一个词竟然没说出来,他轻轻咳嗽一声,嗓子沙哑的说出话来:

  “是啊……,真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宁安……先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