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师门有妹初养成 > 第十八章雪月坊

第十八章雪月坊

  在那阴暗的小屋中关了三天后,我终于重新得见天日。

  贩子们叫我们换上干净的衣裳,排成一排在院子中立着。我这才有机会看清周围的地形,原来这里被三面山崖所环绕,进出都只有一条路,着实为一块匪贼聚集的风水宝地。

  住在这里的贩子有十余人,领头的是一个被人称为“刘老大”的男子。刘老大长得虎背熊腰,眼大如牛,好似打生下来就是个做土匪的面相,若是做不成土匪的头子,简直余生可惜。

  今日刘老大的心情很好,那张凶神恶煞的面孔上竟然堆了难得的笑容,他领着一个穿着雍容的老妇进了院,指了指少女们道:“湘嬷嬷,这些即是新进的货,您给瞅瞅,可有中意的?”

  湘嬷嬷淡淡的朝这边看了一眼,随即道:“妈妈派老身这次来,是想挑个知机懂事的,模样倒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安生,要懂得认命。”湘嬷嬷说到一半,提起手巾抹了抹嘴角,朝刘老大低声道:“近来院子里又有姑娘闹事,妈妈气得指甲都折了。”

  刘老大点了点头,献媚的道:“那嬷嬷可得劝着些妈妈,为这等小事不值得操心生气,姑娘咱们这里有的是,何必拿自个儿的身子撒火。”

  “是,劝着呢。”湘嬷嬷笑了,随即不再多说,抬头又朝这边看来,略有不满的道:“都押着个颈子做什么?又不是属鹅的。”

  刘老大立即用力吼了一句:“都把头抬起来!”

  少女们听见这声音,皆不约而同的抖了一下,随即才颤颤巍巍的将脸面慢慢抬平了。

  湘嬷嬷朝我们走近了,目光从我们的脸庞上一一略过,最后落在了我身旁的安平荷身上。

  湘嬷嬷上下审视了她一番,忽然一笑,回头朝刘老大问道:“我瞧着这个就不错。”

  刘老大立即狗腿子的附和:“嬷嬷好眼光。这个身家清白,是从淄县弄来的,平日里看着也不多话,想来绝不会惹妈妈生气。”

  湘嬷嬷又看了安平荷一会儿,目光渐露满意之色,点点头道:“那就她罢。”

  安平荷听见这话,身子僵了一瞬,眼中的最后一束光也熄灭了。

  刘老大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将她从人群中拉扯出来,并且给她披上了一袭黑色的斗篷。

  湘嬷嬷走到她跟前,柔和的问道:“小女子,你叫什么名儿?”

  安平荷整个身体都抑制不住的抖,“安...平荷..”

  湘嬷嬷善意的一笑:“人如其名。不过往后这名字能不能用,还得看你的造化。”

  安平荷没有说话,她娇柔的脸庞毫无血色。

  湘嬷嬷从怀里取出一个钱袋子来,扔给了刘老大,说道:“这就走罢。”

  话音一落,立即从她身后冒出两个家仆,从贩子们手中接过了安平荷。

  眼看他们带着安平荷就要离开小院,我忙出声道:“等等!”

  一时间,少女们惊恐的眼神,与人贩子们惊讶的眼神,一齐落到了我身上。

  刘老大有些生气,铜铃大的眼睛瞪着我,换了一口流利的方言:“你找死啊?!”

  我象征性的缩了缩脖子,却依旧不怕死的喊道:“湘嬷嬷,请等一等!”

  刘老大忍无可忍的抡起了拳头,似乎下一秒就会砸向我的脸蛋,却听湘嬷嬷的声音淡淡传来:“无妨。就听听这小女子想说什么。”

  刘老大于是将手放了下去,退朝了一边。

  我忙从人群中跳出,对着湘嬷嬷恭顺的行了一个礼:“请问嬷嬷,欲将平荷带往何处?”

  湘嬷嬷从容的笑了,又掏出手巾抹了抹嘴角:“你倒是胆子很大。敢问这样的问题,你就不怕吗?”

  我摇了摇头:“身处这样的境地,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湘嬷嬷打量了我一下,“其实也不怕你们知道。我要带她去的地方,叫雪月坊。”

  “雪月坊?那是什么地方?”

  湘嬷嬷有些惊:“你这女娃,到底是装的,还是太天真,难道你这十几年来都被关于闺阁之中,从不知江湖事吗?那刘老大能把你弄来,实在也属不容易。”顿了顿,她眼梢眯了眯,纵然遍布皱纹的眼睛依然透出一股遮不住的风尘味道:“风花雪月,浮生长夜。雪月坊,那可是个难得的好地方。”

  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我不慌不忙的道:“那再请问嬷嬷,这样的好地方,是否吃得饱,穿得暖?”

  湘嬷嬷不明所以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微微抬了下巴:“吃饱穿暖?何止如此。若有本事,那过得便是万人追捧的生活,从此享不尽的金山银山。”

  我于是又朝湘嬷嬷行了一个更重的礼:“求嬷嬷带我一齐走。”

  空气忽然寂静了,四周传来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偷偷抬眼,正好瞥见安平荷的脸色更白了,她神色惊恐的朝我摇着头。

  湘嬷嬷的眼神在我身上落了许久,方才慢悠悠的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有资格求我带你走?”

  我直起身来,朝着她从容一笑:“嬷嬷适才说过,妈妈想找的,是一个知机懂事,安生认命的女子。平荷姐姐的确足够安生,也足够认命,可依嬷嬷的阅历,一看便知,她并不是个会临机应变的性子。”顿了顿,又补充说道:“这样的性子,如何讨妈妈欢心?更遑论讨男子的欢心?”

  湘嬷嬷似乎未料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怔了一征,随即看我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想不到你这小女子,看起来呆呆傻傻的,却难得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肝。”顿了顿,又慢悠悠道了一句:“可太聪明的人,往往也会有一些别人没有的心思。”

  “嬷嬷放心,我省得,这不该有的心思,我绝不会生。”我诚恳的说道,“因着我从小到大,过得都是饿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实在是穷怕了,只要能摆脱这个穷字,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说这段话的时候,我面上决然而凄楚,心中却很敞亮,并没有半分觉得自己是在撒谎。因为我的师门的确很穷嘛,为了摆脱贫困,纯阳宫上上下下弃剑拿锄,开荒挖田,这是怎样一份决心啊。

  湘嬷嬷平静的与我对视良久,忽然一笑,“好,好。适才没有仔细看,原来你这女子长相倒是清甜,话也说得乖巧,想来妈妈会中意的。”

  说罢,她又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子,照旧扔给了刘老大:“这一个我也要了。”

  刘老大两手接过那袋子,欢天喜地的朝湘嬷嬷拜了一拜,他那粗壮的身躯做起这一动作来,倒也没有丝毫的违和:“多谢嬷嬷照顾。”

  于是有人走过来,给我也披上了黑色的斗篷。湘嬷嬷满意的看了一眼我和安平荷,又朝着刘老大低不可闻的轻声道:“你可保准这一路不会出岔子?”

  刘老大笑得很有深意:“嬷嬷放心,一切都按规矩办好了。”

  湘嬷嬷于是点点头,转身走了,几个仆从簇着我急忙跟了上去。

  我经过安平荷身边,听见她一声重重的叹息。

  我拉过她的手,朝她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无声的比着口型:

  “别怕。”

  ——————————————————————————————————————————

  从小院里出来,湘嬷嬷上了一辆华贵的马车,我和安平荷则上了后面一辆。

  这马车是特制的,虽然外表看起来与普通马车无异,可其实构造坚固非常,连窗户也给订死了,想来是怕买来的姑娘不乐意,生了逆反叛逃之心,所以才特命工匠如此修建。

  我将耳朵贴在马车内壁上,能听见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及四周环绕着不疾不徐的马蹄声。

  安平荷望着我连连叹息:“你这是何苦,你可知那雪月坊是...”

  我忙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唇,特意提高了点声音:“我知道。可我不想再过苦日子了,只要能生活得富裕,其余的便不那么重要了。”

  话落忙屏息去听,听到马车外面传来一两声嗤笑,我这才舒了一口气。

  而安平荷则幽怨的看着我,那眼神里有无可奈何,也有哀叹我的无可救药。

  我朝她缓缓摇了摇头,用极低极低的声音道:“小心,隔墙有耳。我是来救你的。”

  安平荷愣了一愣,眼瞳里有惊讶的光芒一闪而过,待她点了点头后,我才将手收了回来。

  她焦虑的看着我,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了一句:“傻姑娘,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往火坑里送?”

  我轻轻笑了一笑:“你救过我,我又岂能置于你不顾?”

  安平荷怔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又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宽慰她道:“别怕,我有法子能逃出去。”

  “什么法子?”

  “被他们关在那方寸之地,我确实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可如今却不一样了。”我若有意味的朝安平荷挑了挑眉毛,“我瞧着这个湘嬷嬷行事讲究,身子又弱。这下山的路分外颠簸,她少不得要停车歇上两三次。”

  安平荷似懂非懂的道:“你的意思是,趁着他们休息的时候,我们逃出去?”

  “不是,他们这么多人,还带着马,我们若是逃了,肯定第一时间会被抓回来。”

  “那...?”

  “平荷,你不是医女吗?这山上遍布着一些使人昏厥的草药,你可识得出来?”

  安平荷怔了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朝着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