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死亡绽放 > 海蓝

海蓝

  一扇门,普通的铁皮门,在安宁家的左边。

  门前,格子衫的大叔醉醺醺的坐在地上吃着曲奇“小伙子今天回来的挺晚啊。”

  “今天遇到点事情。”安宁扒开层层叠叠的草莓叶寻找着钥匙孔。

  “恩,从你家大门就看出来了。怎么样今天泡到了没?”

  “没有。”

  “哦,不过小伙子我还是得劝你一句,你爱上的东西比你想象的还要恐怖。虽然她现在好好的,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吃了你,就像吃掉一块曲奇。”

  “谢谢提醒。”

  “切,心意已决吗。”

  “说起来,大叔你不回家吗?”废了一番周折安宁终于打开了门。

  大叔敲了敲身后的门“打不开,不过我已经叫了开锁的了。倒是你,再这样下去你可真是要失了智。”

  “晚上看视频小点声,打扰到我了。”

  “行行行。”

  简单的晚餐后,安宁直接躺在了床上,隔壁放音乐的声音依旧吵人。

  大概是十天前,安宁的隔壁搬来了一个人,这个日子是从安宁被音乐吵到时开始算的,然而人是哪天搬来的安宁并不知道。

  每天晚上安宁总是被吵得无法入睡,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的安宁敲响了邻居家的门。

  打开门的并不是一个爱玩的游戏男孩,而是一个满脸沧桑的大叔。

  大叔的房间里一片蔚蓝,如大海般的蓝色。

  通过交谈安宁发现,大叔的文化素养很高,在他没有喝醉的时候很有一种儒雅的气质。

  但这样的一个人会醉倒在自己的家门口,会在半夜唱歌到天亮,他一个人闹的很欢却不见有朋友来看他,也许在他的身上曾发生过什么吧。

  窗外呼呼作响,也许是起风了。安宁觉得呼吸有些困难,有些像坠进了深海,在胸腔外有着莫名的压迫感。

  安宁睁开了眼,一滴水掉在他的脸上,凉凉的。天花板湿了一大片还在继续往下滴水看起来像是楼上漏水了。又一滴掉了下来,滴在了安宁的嘴唇上,安宁舔了一下咸中带着苦涩,有些像海水的味道。他坐起来用手拧了一下被子,渗出了许多水。

  安宁没有办法,只得起床换身衣服,又将被晾到阳台上,此时家里所有的草莓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被水泡过的狼藉,安宁已经有些怀念草莓了。

  隔壁的音乐还在继续,安宁觉得有些烦躁,他走了出去敲着邻居的门“大叔,小点声,大叔?小点声!”

  大叔毫无动静,安宁的心里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他回家取出一张银行卡,顺着大叔家的门缝一划,门开了。

  安宁走了进去,房间仍是蓝色,像平静的大海,而大叔嵌在地板上,仿佛在这静谧的大海中逐渐溶解了。地上没有多少血迹,可以想象他事先被放了血,随后被分为了两半。

  一半静静的躺着,看着凶手将另一半切碎撒在自己的周围。

  “啊啦,我们可爱的安宁同学陷入了沉思。”店内,林语看着低头不语的安宁。

  “我看到大叔的家人了,普普通通没什么特点,好像也不是很悲伤的样子。”

  “现实又不是漫画哪有那么多的童话成分。”林语吃掉了一个曲奇。

  “是吗……”安宁的声音有些低沉,一幕一幕的死亡让他有些疲累。

  “悲伤吗?”

  安宁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是谁?叫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些事情怕是不会再有答案了。”

  “你想知道吗?”

  安宁抬眼看了林语一眼,又摇了摇头“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或许你可以去找出凶手。”

  “那是警察干的事。”

  “那去帮我买罐咖啡吧。”林语递过了十元钱。

  安宁猛地抬起了头“我也会这样吗?”

  “你是你的一生中最后一个死去的人哦。”林语笑着说。

  安宁接过钱离开了。

  街道的对面是一家便利店,店内一名少女在对售货员撒娇“小哥哥就给我一个面包吧,人家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可是我也没带钱啊。”售货员一脸窘况。

  “就赊给我一个面包如何?我一定会来还的,一定。”少女看着店员一脸坚定的神情。

  “这个给你好了。”安宁拿着了一个面包走了过来。

  “呜哇,你是菩萨转世吗?”少女一把夺过面包捂在胸前。

  “就算是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