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八百四十三章 调戏陆弃

第八百四十三章 调戏陆弃

  苏清欢和陆弃按照之前约定的那般一点点推进剧情的时候,脑子还在飞快地转着。

  贺长楷现在长进了许多,不,准确地说,他的谋士长进了许多。

  他先令人制造出紧张,然后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落脚于苏清欢不顾陆弃死活。

  这完全是感情问题,谁能说刁民闹事?

  他们不闹事,他们就想离间夫妻感情而已。

  百姓通情达理,将士热血维护,到最后,唯一不是的,成了苏清欢。

  苏清欢满脸受伤地看着陆弃,闭上眼睛,胸口起伏——她不断告诉自己,假装陆弃一无所知,是真的指责她。

  这般一想,悲从中来。

  她冷笑连连:“所以,将军也觉得是我做得不对?”

  “你觉得你做得很对?”陆弃咬着牙反问道。

  “便是普天之下所有人都觉得我不对,都可以指责我,你秦放也不行!”苏清欢字字锥心泣血,“我为你,几生几死,陪你风风雨雨,为你生儿育女,你一句失忆,就可以抹灭这一切吗?”

  “对便是对,错便是错。”陆弃脸色阴沉,“惊扰亡魂,算计夫君,你难以推脱!”

  “好一个难以推脱。”苏清欢后退两步,倔强地抬头看着马上的陆弃,“好好好,你说我有罪,那你要怎么发落我?”

  “犯错在前,不知悔改在后。念在你身怀有孕的份上,暂时罚你禁足,抄写佛经赎罪;等你生产过后,再行处置!”

  “你想怎么处置我?”苏清欢满眼绝望,甚至没有了替自己开脱之意,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你凭什么处置我?”

  “凭我是你的夫君!”

  “那便和离!”

  这吵架的情景仿佛还是昨日,历历在目,苏清欢虽然知道是假装,但是心还是疼了。

  该有多庆幸,在命运这样残酷的拐角,他还能追上来,重新爱上自己。

  如果他没有……现在两人的命运,说不定已经截然不同。

  只要她搬出了将军府,怕是就不会再回转了。

  “将军!”

  “夫人!”

  将士们立刻分成两派,力劝两人不要再吵。

  “先把夫人带回府中,不,带到营帐中,我要盯着,不许放水!此事一定要给边城百姓一个交代!”陆弃虎着脸道。

  苏清欢怀孕,加上向来受尊重,倒没人敢拉扯他。

  侍卫上前好声劝道:“夫人,快去歇着吧。将军在气头上,再吵就伤感情了。等回头平静下来,大家都会帮您说话的。”

  苏清欢垂下头,似乎犹豫了片刻,又抬头冷冷地扫了一眼陆弃,腰背挺直地跟着侍卫进去。

  往里走的时候,她还听到那张老三替她求情,一派深明大义的模样。

  呵呵。

  后面的事情苏清欢就不管了,闹了这半天,她累了又饿了,身边又没有旁人跟着,她在陆弃营帐里只翻到了几块红薯干,想来是给小萝卜准备没吃完的,便坐在榻上啃着红薯干。

  陆弃进来的时候,她啃得口渴,正要给自己倒水。

  “别喝。”陆弃大步上前。

  苏清欢便笑:“犯了错,将军只说禁足,可没说禁水禁食吧。”

  陆弃从她手中夺过茶壶,摸摸冰凉的壶身道:“你有孕,不能喝冷水,我让人烧水去。”

  苏清欢不知道脑子怎么抽风了,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想调、戏他。

  她眨巴眨巴眼睛:“你说得对。我体寒,便是寻常来葵水的时候也不能喝冷水。”

  对于失忆的陆弃,葵水也是个乍听很尴尬的词语了吧。

  果然,陆弃的脸色有些让她不忍看,耳朵都有些红。

  苏清欢没忍住,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这时候的陆弃,太可爱了吧!三十多岁的男人,竟然被自己说到脸红。

  陆弃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故意作弄自己,顿时恼羞成怒,甩袖出去,厉声道:“烧热茶来。”

  然后又走回来,目光不看苏清欢,自己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鹤鸣,是我错了。”苏清欢软语相向,走过来十分自然地往他腿上坐。

  陆弃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想往外推她,然而手刚碰到她的腰部,动作却又变成了僵硬地挽住扶着她——她怀着身孕呢,所以他才不推开她。

  嗯,就是这样的!

  苏清欢感受到陆弃的僵硬,简直都要仰天大笑了——活了两辈子,却只睡了一个男人,老天可能觉得心疼她,便又让她再睡一遍清纯小处nan,虽然是心理上的而不是身体上的。

  随即她便捂脸,难道是怀孕激素紊乱了吗?

  她怎么变得这么色迷迷的!人家陆弃还停留在搂搂抱抱都僵硬的阶段,她竟然想着睡他。

  苏清欢,你真是够了!

  “你起来,到椅子上好好坐着,我有话跟你说。”陆弃强撑着道。

  凡事适可而止的道理,苏清欢懂,所以她乖乖地依言站起来,除了袖子有意无意拂过他的喉结,也没敢做别的小动作,走到椅子上坐下。

  陆弃定了定心神,道:“我已经把人都打发回去了。张老三的背景我也让人去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苏清欢看到他眼中有挣扎怀疑,虽然很想狠狠地对贺长楷补刀,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鹤鸣,不用担心。就算真是镇南王,也只能说他对我不满,并不是不顾兄弟情。”

  她现在不是那个十七岁的苏清欢,她知道了迂回,知道了徐徐图之。

  这件事情,就算最后证明是贺长楷所为,陆弃对她的好感,并不足以让兄弟反目。

  她相信,贺长楷会有更多的昏招的。

  要做的,就是沉住气,以静制动。

  陆弃顿了半晌才说话:“无论是谁,我都会给你讨个说法!”

  苏清欢其实很想问,他到底对贺长楷什么态度,是否会选择出兵帮他,但是她到底咽下了这些话。

  “你留了我在军营中,把嫣然也先接来,总不能让她一直跪在府里。”

  陆弃脸色有些阴冷:“她胆子太大。是不是我从前很宠爱她,你很难做不敢管,所以才养成她这般大胆放肆的性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