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天雀荡魔志 > 第三十五章 这人有病吧

第三十五章 这人有病吧

  第三十五章

  《谢谢打赏推荐支持的朋友们,无以为报,谢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出自于先辈司马先生的《史记》。

  短短数字,寥寥几笔,没有滂沱意境,还有些为哲学大家、道学夫子所鄙夷的粗痞意境。

  终究是道出了十之八九的人,的心声。

  一语中的。

  帝王将相,九卿权贵,哲学大家,贩夫走卒,依旧是凡人。凡人走不开生老病死,走不出材米油盐酱醋茶,走不脱功成名就、耀祖光宗,走不出七情六欲。

  七情六欲,贪为首,并非贬义,可真要说穿了、道明了,那就是一个利字。

  谁都走不出利字一途。

  逐利人生。

  凡人如此,修者亦如此。

  青云山顶,青云山下,青云梯上,众生百态。

  登顶者,怒放心花,前途无量,打开了一张承载了太多太多祈盼的心门。

  失败者,嬉笑怒骂,骂不尽心中失落与不甘,没奈何,又如何?

  还在登青云梯的,每提起一次脚步都将希望和失望在脑中一次次的预演,成则平步青云,败则肝脑涂地的修者,一直在煎熬里,煎熬复煎熬,挥之不去。

  希望。

  失望。

  歌功颂德。

  嬉笑怒骂。

  煎熬与憧憬重叠。

  交织成一副画,一场戏。

  众生百态的画,道不尽人间丑恶的戏,在仙家重地,中州素有道家小昆仑之称的抱朴山,

  丧心病狂的上演。

  ……

  许小仙依旧在‘观山’道境外徘徊。

  只差那临门一脚。

  卢有角一丝不苟的守候着七师弟许小仙。

  对于这清秀少年‘闹市中取静’的诡异作态,并没有太多人看出端倪。

  “这位师弟好雅致,好雅致,这要是鄙人递上纸墨笔砚,您还不得将青山绿水悉数付诸笔端,作出些大雅的诗词来?”

  一个身材高挑,外貌端正不缺英挺气质的通天塔一脉弟子,看着双目无神的许小仙,似笑非笑的点评,看他那脸上,神色自若和掩饰不住的喜色,琢磨着是登上青云峰顶的那一小撮幸运者。

  许小仙无动于衷置若罔闻,卢有角眼神阴冷却又不说话。

  “呦呦呦!感情小师弟这不是在酝酿情绪,这是在观摩师兄弟姐妹们登青云梯,想要学点登山窍门,这是想平步青云嘛!不错不错!

  并非知耻后勇,但总有些‘虚心求教’的赤子之心在里面。

  嗯!这很好。

  师兄我冯大头,道行不高,今儿个没敢上那青云榜,可却实打实的登了顶,领了一枚筑基丹。

  你若虚心求教,本师兄登山心德,便与你分享分享,如何?”

  英挺修士自说自话,越说越开心,意气风发的慢慢走近许小仙,大有一副授人以渔的意味在里面。

  却不料,一声阴冷到骨髓的‘滚’字,入耳入心。

  滚?

  英挺修士全身莫名其妙的抖了一抖。

  他还未靠近许小仙十丈以内,卢家汉子便凶相毕露,道袍鼓荡,黑色真元布满全身,扶苏木打造的上万斤流星锤雷霆闪电缠绕,嗓门不大,一个‘滚’字却将那一丝强硬到极致的阴冷,毫厘不差的传给了对方。

  英挺修士一愣,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卢家卢有角那种魁梧到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体魄,和阴冷到骨髓的眼神,终于在他那意气风发的眼神中定格。

  眼前肌肉横练,身高八尺,看不出道行深浅,类似于小少年跟班的男人,竟然如大山大岳般巍峨。

  英挺修士心思百转,不老洞这一脉他能叫得上号的师兄弟,可没有这一号人,眼前这肌肉汉子整一个孔武有力的匹夫。

  至于他周身澎湃的黑色真元?

  显然不是作假,这是实打实的浑厚,加上那黑色巨锤上丝丝缠绕的闪电,英挺修士冯大头盖棺定论,这人惹不得。

  惹不得那就避而远之,英挺修士冯大头转头就走,却不料才刚刚回头,便发现脖子被人拎着,左脸右脸接连不断的传来剧痛,眼冒金花。

  卢有角一手提着冯大头,一手左右开弓,蒲扇大的手掌接连扇了冯大头十几下耳光,接着将冯大头轻描淡写的一丢。

  可怜那冯大头,电光火石间受了这十数个大嘴巴,还没开始喊痛,便被卢有角丢到近三十丈外。可喜可贺的是被同门师兄弟接住了,不至于摔成人肉饼。可悲可叹的是,他那肿成猪猡的大嘴巴,依旧没能保住他那满口带血被打得颗颗离了根的老板牙。

  某人在十里桃园不是说好打人不打脸么?

  卢有角记得个卵。

  掌掴?通天塔弟子被不老洞这一脉的第子掌掴了?

  通天塔那一撮数十个三代弟子,如同饼铛里面**竹,瞬间炸开了锅。

  卢有角依旧眼神阴冷,托锤前行。

  围绕着七师弟许小仙周身,划出了一个半径二十丈的圆。

  随后提锤而立,怒目圆睁,语气平缓,一字一句道:

  “此圆为界,擅入者死。

  大声喧哗者死。

  在老子眼角停流两个呼吸不走者死。”

  擅入者死?

  大声喧哗者死?

  在老子眼角停留两个呼吸不走者死?

  这人有病吧?

  啊?

  这是早上没用上好茶籽膏洗漱,好大的口气呀!

  卢有角对着人群吐了一口吐沫,将手中那对重万斤的流星锤平稳放到地上,流星锤无声无息的陷入泥地里,只剩下锤柄,锤头上缠绕的雷霆闪电将泥地瞬间烤成焦末,卢有角轻轻一吹,焦尘四散。

  身高八尺的汉子,就像是提着杀猪刀的屠夫,看着宰杀凳上的牲口一般,审视这通天塔那一撮,敢怒不敢言,咬牙切齿的弟子,粗痞道:“好话,老子只说一次。下一次只杀人。”

  好话……

  一等一的好话。

  突然。

  天空荡起涟漪。

  一道火光闪过天际,火光还未消逝,青衣玉面,背着一支判官笔的修士已在卢有角眼前。

  中州大陆六大真统之一,抱朴山四小神仙之首,已经步入元婴后期,摸到出窍期门槛的天之骄子秋飓风,悄然而至。

  无声无息。

  道家火遁术!

  道家高深莫测的五行遁术之一。

  三十年前秋飓风以试道大会第一名身份,前往抱朴宫望仙台参悟天书石碑所得的神通。

  抱朴山目前修习过五行遁术的也就四人。

  火属离,以速度见长。

  刹那间,卢有角双手提起泥地里的那对重万斤的流星锤,如临大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