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纨绔邪皇 > 三四零章出人意料

三四零章出人意料

  众人之中,杨业猛地手握了握枪,眼神凝然,战意似火。?尽管心知他们主动出关决战,并非是上策,可既然国公已明说了,还需考虑朝堂的反应,冀州局势,那么他也不反对。

  如今之局,也只有拼死一战了。他以前只愁自己一身才华不得施展,可今日安国公已奋起,安国府欣欣向荣,似这样的机会,自己正该珍惜才是,哪怕马革裹尸!

  嬴宣娘立时就将此事安排了下去,而待得众将散去准备之后,又问嬴冲:“祖父他是怎么回事?到了这里之后,简直就消沉的不像活人。”

  “老头啊?他还没恢复过来?”

  想起嬴定,嬴冲就觉无奈:“如今武阳嬴氏没落之局已定,嬴世继如不逃走他国,也注定是凌迟之刑,他心情能好才怪。”

  嬴宣娘心想也对,然后一声叹息:“他夹在这中间,确实挺为难的。只是有些老糊涂了而已,当初神鹿原战后,他若是果断疵,按族规惩戒,打消嬴世继与嬴元度的野心,又怎会有后来你武脉被废之事?

  又曳道:“你别与他计较,说来三弟你这条命,终究也是他保下来的。”

  嬴冲却是不以为然,之前他还被嬴定唬住。可如今却知,那时童渊,虞云仙还有父亲另一位好友6续赶来,又有天圣帝一力护持≥说那齐王赢控鹤,亦是出力不小。

  他祖父以为只需废了他的武脉,就可保的性命。却不知,这只是因那天庭与儒门,不愿因他这个轩,而与这些人彻底翻脸,将天圣帝逼到玉石俱焚的境地而已。

  不过嬴宣娘说得对,这只是个糊涂又可怜的老人,对他的拳拳爱护之心也是真,确实没必要与之计较。

  安王那一世,不是护住了他的命么?

  “我知道的。”

  嬴冲眼神复杂的回望关内;“可他自己如想不通,我也无可奈何。”

  心想嬴定要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损伤根基,累计身体。

  “这怨不得你!”

  嬴宣娘接着却是用力拍了拍嬴冲的肩膀,爽朗一笑:“武阳那边的事情,干得漂亮k不到他嬴元度嬴弃疾,居然也有今日,真使人心胸大快i惜军中不能饮酒,不然你二姐定要畅饮一次,醉过一场不可,”

  闻得此言,嬴冲的脸上终现出了一丝笑意。这次武阳之战,他自己也觉爽快。

  胸中积郁已久的心结,也有了消散之势。如今也就只剩下了一个嬴弃疾,还有那西方大帝与太学主——

  从城墙上下来之后,嬴冲就立时召见了嬴鼎天。时隔六日,此人的眉心中,果已多出一条二寸长的红痕。

  嬴冲为之暗暗叹息,可至少对嬴鼎天的忠诚,可以初步放心了。

  “你们玄鹤,之前在那弥勒大乘军军中,可安排有人手?”

  嬴鼎天闻言,半点都未迟疑,一五一十的答道:“昔年弥勒教兴起之时,师尊就有了防备。这几年情形不对,弥勒紧锣密鼓,欲建大乘天国。于是师尊又增了人手渗入。其**有十九人直属玄鹤,还有下线二百余位。”

  嬴冲心想只二百余人么?还略有不足。明日之战,动之时需要足够的声势,人是越多越好。

  “能否在明日清晨之前,再尽量混入百人以上?我需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明日究竟是轻松大胜,还是最后两败俱伤,都需看这嬴鼎天的手段了,

  “此事不难。”

  嬴鼎天果断应道:“清晨之前是么?我会安排。”

  换成了编组严密的边军与府军,或有些困难。可既然是弥勒教军,那此事就再简单不过。

  而嬴冲的脸上,也现出了笑意:“以后的玄雀,就由你来执掌。玄鸟中何人可用,何人不可靠,何人需除去,你都拟个名单给我。”

  他暂时没打算让这位。也接手他的夜狐。一面是要看看这嬴鼎天的能力,一方面则是仍防着一手。

  对于‘神傀化心丹’的效果,他仍不怎么放心。然而日久见人心,用的久了,自然就知根底。

  嬴鼎天领命离去之后,嬴冲则又马不停蹄的,去见了左天苍。这位四海镖局的前任镖主,早已到了他军中,却被他晾了足足三日,按说是有够失礼的。所以一见面,嬴冲就道歉不止。

  不过左天苍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以为他们修行之士,闭关个五六日仙平常。

  之后这位,倒是比嬴冲本人,还要更热忱直接:“其实那四海镖局的好坏,老夫倒是无所谓,只是一个谋生的活计而已,即便做大之后也无甚益处』过国公大人如需老夫助你,倒也简单,就让左若海,左重山二人随你出仕如何?我左氏亦需在冀州有一席之地。”

  嬴冲不由愕然,据他所知,这左天苍早些年,也被无数人招揽过。那齐王赢控鹤就是其中一位,便连王籍也曾尝试,却都无结果。

  他还以为这位是不羡荣华的,只求将自家镖局那一亩三分地给经营好。否则以其一身本领,早就被招揽了去。

  所以他是万万没想到,见面之后,左天苍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三十岁那年,左某确是心灰意冷。可四十岁之后,却并非是我左天苍不愿为人效力,而是他们出不起老夫要的价钱,只因左某身份敏感,无人敢冒此风险。”

  看出嬴冲眼里的疑惑,左天苍笑着解释:“只有那赢控鹤,条件倒是能让左某满意。可国公大人你该知。左某以前,是出身威王府吧?”

  嬴冲顿时了然,昔年威王之死,齐王之功极大,说是出卖也不为过。

  而威王则曾是天圣帝之死敌,后者虽未赶尽杀绝,可对天圣帝的旧部,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

  左天苍如只要钱财,各家世阀都能给他。可这位想到的是官位,是传族之基业,却无人肯应承。

  一是因此事确实难办,不是有钱就能办到,二则是顾忌天圣帝。

  “至于那天庭,左某也知道一些,那些人本钱亦是下得十足。可左某又怎肯与那些见不得光的宵小为伍?他们也拿不出左某要的东西。而如今整个大秦境内,除了陛下之外,也就只有国公大人你,能够给左某想要之物。”

  嬴冲明白之后,倒也答的干脆:“可以!不知左若海与左重山二位,能否在十日之内,募军北上,入本公麾下?只有建下军功,才好做进身之阶。”

  他是看上四海镖局的那些镖孰趟子手了,那六千人稍稍整合,也可算是一镇精锐。野战不成,守城上佳。他现在极其渴求能战敢战之军,哪怕蚊子肉也媳。

  且对于他而言,左天苍之所求,确实是举手之劳。

  而左天苍闻言也笑:“何需十日?明日清晨,他们就可入国公大人军中。”

  ps:第三更回报大家r天最高冲到39名,大神之光也到了1oo位,好开心。明天又是一场大战,不知道大家可想到了什么?哈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