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学逆苍穹 > 第132章总部来人

第132章总部来人

  第132章

  总部来人

  “大人,我真的做错了么?”

  罗凌声情并茂的将刚才的场景描述出来,早已经哭成泪人了。

  “爱情里面是没有对错的,只是不适合罢了。”

  牧雨泽仰头思考了一番,回道。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罗凌眼前一亮,似乎看见了曙光,目光灼灼地看着牧雨泽,问道。

  “这要问你自己的心,如果你真的爱他,那就去争取,如果你不爱,就放过彼此。”

  似乎这个世界上只有爱情这种东西没法勉强。

  “我知道了大人,谢谢您。”

  罗凌似乎下了什么决定似的。

  “大人,小姐?”

  灵谷似乎有什么要事,神色匆匆的赶来。

  “忙你的去吧。”

  牧雨泽对着示意地罗凌说道。

  “我们去小吃城转转吧。”

  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余姚笑嘻嘻地望着牧雨泽。

  “你看呀,我要修炼,我要挣钱,我要???”

  牧雨泽一脸怪笑,右手指敲打着左手指说道。

  “赶紧的吧,就你贫。”

  拉着牧雨泽就朝着小吃城赶去。

  “怎么了,灵谷?”

  收起温柔,冰冷的问道,曾经的大师已经得不到尊重了。

  “语麟酃大人来了。”

  灵谷似乎满怀着无比的崇敬,说道。

  “快带我去。”

  神情一紧,罗凌莲步快移,生怕怠慢了。

  “语大人,您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奴家也好提前准备准备。”

  罗凌却是交际的一把好手,刚才的郁闷情绪瞬间一扫而光。

  “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

  这位传说中冰冷到不尽人意的语麟酃对罗凌的态度却是出奇的好。

  大罗商会总部所在地东玄域距离木山城的路程可是将近半个月呢,千里迢迢地赶来,如果只是为了工作的需要,那这位语麟酃可着实让人钦佩。

  “还是语大人对我好。”

  罗凌自然打着圆场。

  “灵谷呀,给你二十块阳元石,给我买盒烟去。”

  说着,语麟酃递过去一个小袋。

  “好的,小的这就去办。”

  灵谷似乎很乐意办这种事情,当下拎着元石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干女儿,你的腰可是越来越细了。”

  袖袍一挥,罗凌就躺在了语麟酃的怀里。

  “真是奇怪,这个语麟酃大人每次都抽这么便宜的烟么,每次都得让我垫上好多元石,真拓麻的抠门。”

  灵谷一路上骂骂咧咧的,一脸的不情愿。

  “干爹,最近吃了什么丹药,这么威猛呢。”

  罗凌舒服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你说呢?呵呵?”

  语麟酃一句废话也不想说呢,行动才是一切。

  “语大人,烟买回来了。”

  灵谷的声音永远这么的不合时宜。

  “这个傻逼。”

  强行终止,语麟酃那个恨呀,骂道。

  “辛苦灵谷了。”

  接过烟的那一刻,语麟酃真想宰了灵谷。

  “不辛苦,能为大人效劳,是小人的福气,是我八辈子修来的荣誉,是我日夜祈祷的回报???”

  灵谷一口气将自己平日里储存的词汇一股脑的用了出来,口吐白沫的。

  “灵谷大师,拍卖会不日就将举行,有劳大师将所要拍卖的东西全部复核一遍,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语麟酃耐着性子给灵谷找了些活干。

  “禀告大人,这些工作小的之前已经做好了,就等着大人来呢。”

  灵谷一脸的期待,等待着夸奖。

  “再核一遍。”

  忍无可忍的语麟酃近乎咆哮了。

  “好的,这就去。”

  被吼了一嗓子,灵谷这才发现事态的严重性,赶紧离开。

  “干爹,瞧您和他计较什么呢?”

  罗凌意犹未尽的贴了上来。

  “此人才华倒是有点儿,就是没有眼力劲儿。”

  语麟酃勉强展露笑颜,评价道。

  “干爹,您看这天色还早呢。”

  罗凌撒娇道。

  “刚才被一打搅,药力瞬间消散,想来得等到明天了。”

  语麟酃一脸的无奈。

  “不嘛,就要,就要今天嘛。”

  罗凌正值青春年少,哪里能够满足。

  “好好,干爹答应你。”

  语麟酃也架不住罗凌的死缠烂打呀,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当下红袖添香,暗潮涌动了。

  余姚这几天在路上可是给憋坏了,一天三顿吃些干粮,喝一些果汁,因为储存的关系,显然已经不够新鲜了,但是也没有办法,牧雨泽的画地为牢里面倒是可以储存活物,幻海凶蛟还在里面修炼呢,但是对于食物的保鲜程度的效果却是不怎么明显的。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小吃好吃呢?”

  余姚嘴里面一边嚼着串串,也不顾一些辣子油抹到了嘴角,开心的说道。

  “就知道你个吃货,我之前做过功课的。”

  牧雨泽早就问了本地人,对于哪个地方的特产比较丰盛,还比较合乎余姚的口感,早就门清儿呢。

  “哥哥,你对我真好呢。”

  说着不顾满嘴油,就吻到了牧雨泽的脸颊上。

  “咦咦咦,脏不脏呢?”

  虽然嘴上嫌弃着,但是牧雨泽却是没有半丝不悦,也没有想要擦掉的趋势,眼里面却是满满的宠溺。

  “就脏呢,就脏呢,嘻嘻。”

  余姚快乐的像只翱翔在天空中的小鸟。

  “帅哥,靓妹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

  走着吃着,两人就走到了一个商贩面前。

  商贩面前摆着一堆古玩,嘴里面念叨着。

  “咦,这是什么东西,雕工这样的精致?”

  正准备路过之际,突如其来的一丝感应,使得牧雨泽停下了脚步。

  “这位帅哥,一看就是个文艺范儿,这枚图腾是我最爱的珍藏,好多人曾经看上了它,但是我看那些人根本没有欣赏这枚图腾的眼光,于是我强忍着高昂的出价,没有舍弃。想不到今天遇到惺惺相惜之人,看来是你们的缘分。”

  商贩说的是天花乱住,日月旋转,头吐白沫。

  “哦?这么珍贵的收藏,上面的灰尘竟然这样的浓厚,真如你说的那样重要么?”

  雕工虽然精致,这对于牧雨泽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但是卖相却是不敢苟同呢。

  “哈哈哈,拥有灰尘,更加说明了它存在的悠久,大人一看就是喜欢干净的人,但是这并不影响它的收藏价值。”

  卖家说着不断的用袖口擦拭上面的灰尘。

  “你这么能说会道,怎么不见你的生意有人问津呢?”

  这类人余姚可是见惯不惯了呢。

  “那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商贩丝毫不脸红,满嘴跑火车。

  “多少钱?”

  牧雨泽显然看上了这枚图腾。

  “三万!”

  商贩比划了三个手指头。

  “好”

  牧雨泽正要从乾坤戒中取出铜币。

  “金币哦。”

  商贩一看牧雨泽是个冤大头,眼神灼灼,赶紧改口。

  “哦,我记得前面有家过桥米线做的不错,我们尝尝。”

  闻言,牧雨泽拉着余姚就要离开。

  “这位大哥,干嘛急着要走呢?”

  说着不复刚才的淡定起身就要伸手去拉牧雨泽。

  “别碰我。”

  快要接触到牧雨泽的时候,前者赶紧用灵力撑起一道防护罩,以免被碰触。

  “大哥,是我的不对。”

  商贩的年纪似乎比牧雨泽大上不少呢,满脸堆笑的喊着,一脸的从容。

  “三十个铜币。”

  牧雨泽也懒得闲扯了。

  “太廉价了,我收藏了好久的。”

  将剩下的灰尘终于擦拭干净了,一脸的不情愿。

  “据说那过桥米线加上些辣子油更加好吃呢。”

  牧雨泽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

  “大哥,看你是个有品位的人,我就当交你这个朋友了,拿去吧。”

  说着,商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东西打包好递给了牧雨泽,斜着脸,仿佛舍弃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似的。

  “好好做生意不好么?大叔。”

  交付了铜币,牧雨泽一脸戏谑的说道。

  “哈哈哈,那人肠子都悔青了。”

  走了好远,余姚实在忍不住了,笑得前赴后继。

  “对于贪婪的人就要这样。”

  牧雨泽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不过你真是够狠的,三万变三十,你怎么知道那人一定会就范的?”

  余姚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显然兴趣多多。

  “你看那图腾上面的灰尘,显然是卖不出去的,我就是雕刻出身的,这种虽然精致但是没有多少实用价值的雕刻品一般都是哄哄小孩子的玩具,大人的世界谁去理会呢?”

  谈到专业知识,牧雨泽可是十分的健谈。

  “那你为什么突然看上它了呢?”

  余姚还是想知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突然一种莫名的呼唤,让我有一丝感应,却是我也说不上来。”

  感应这种东西谁又能说得准。

  “不过这只鸡雕刻的却是挺好看的,不过没有我家雨少的手艺好。”

  余姚满心的欢喜,一脸的得意。

  “被你谬赞的我都要飘上天了。”

  牧雨泽在余姚俏鼻上狠狠地一刮,开心地说道。

  “过桥米线里面能不能加上些糖呢?”

  余姚似乎不愿意吃辣的。

  “傻瓜,哪有什么加上辣子油的过桥米线,我逗他的,我难道不知道你不喜欢吃辣的么。”

  平日里的点点滴滴,牧雨泽还是很留心的呢,看到余姚对麻辣的东西都不由自主的一皱眉,前者就留心了。

  “哈哈哈,本宫的爱好,难得你小子有心记下了,晚上好好犒劳你哦。”

  余姚得意非凡的说道。

  “哎呀,腰疼。”

  牧雨泽顺势捂着腰。

  “去你的。”

  余姚也有害羞的时候。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这次拍卖会的压轴之物被灵谷那个老东西嚯嚯了,干爹有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呢?”

  几番大战,席梦思床上一片狼藉,皆是汗流浃背,无力再战,只能中途休息,这才想起了再有三天就是拍卖会了。

  “可惜了罗珊那个小妮子了。”

  语麟酃心猿意马,似乎根本没有听罗凌在说什么,一阵嘀咕。

  “什么?”

  罗凌也是没有听清楚。

  “乖女儿你就放心吧,好好伺候爹爹就是了。”

  语麟酃总是露出邪邪的一笑,把罗凌吃的死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