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小手给我摸摸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季萧听见外头的响动,以为事情还未完,他小心的看了沈淮一眼,抱着阿元走到他的身边,随后吃惊的看见外头月色之下的场景:几个穿着黑色劲装挎着刀的蒙面人正在打扫院子。乐文移动网地上的血迹触目惊心,可孙刘他们却不知去了哪里,只无声无息的仿佛从来未曾出现在这里。

  “这……”季萧睁了睁眼睛,露出十分疑惑的神色,他下意识的偏头看向沈淮,是个询问的意思。

  两人此时站的近,季萧转头时披肩的青丝便有一两缕从沈淮的指尖拂过。轻飘麻痒的触感让沈淮一阵心悸,一下子连方才的怒气也忘了三分。更别说季萧身上幽幽的体香,更是让沈淮心猿意马。

  他开口,语气僵硬,“你不用管,后头的事情我会处置,不过是平阳县的一个知县,无须在意。”

  季萧迟疑的点了点头,他不清楚沈淮的身份,却也从他的言行举止之间明白了他的身份多半不会简单。今日来平阳县的大人物……不用多想,季萧的心便往下坠了坠,此刻自己面前站着的人逃不脱是平王身边的人。

  想到这里,季萧的举止便骤然拘谨起来。他避开沈淮专注的目光,不敢多问什么唯恐自己露出马脚,他小心翼翼的迈步离沈淮远了些,低下头去查看阿元的脸色。

  阿元将脑袋靠在季萧的脖颈边上,眼睛里的水光还没完全退却,不过面上显露出将睡不睡的神色。他半阖着眼睛看着沈淮,小手握成拳头,似乎在好奇又小心的打量。

  沈淮察觉到季萧的动作,那才压下去的不悦立刻重新冲了上来。他瞪着眼睛看向阿元,见那孩子虎头虎脑的透出股可爱,不知怎么的更加憋闷,几乎要给气死了去。

  可方才那股子要表明身份的冲动因着中间这一段打断,也就没了。

  他怎么也不可能真将这孩子甩到一边捏死,如今季萧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境遇与两年前大不一样,他怎么好回头说因为两年前睡过一次,日后便要他天天□□?

  谁说不能?他想要他,想的天天翻来覆去做淫梦,只恨不得将季萧绑在床上花式开车一百遍!

  沈淮面上不显,心中思绪却是两股思绪翻搅个不停。初时的喜悦一扫而光,此刻心底里只剩下愤懑妒忌与烦恼。

  阿元虽然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可他能感觉到大人们的情绪好坏。此刻沈淮站在他面前,通身还带着方才那几个泼皮身上的血气,更不说他阴沉的脸色有多可怕。他赶紧闭上了眼睛往季萧怀里躲去,不敢再多看一眼。

  沈淮自然是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更是火气冲头。我都没嫌弃了你,你竟嫌弃我?要不是你娘抢了我媳妇儿,我能让你这么个小玩意儿出世?沈淮紧紧将自己的手握成一个拳头,唯恐自己一时不克制真伸手捏死这小白肉虫子。殊不知这样的克制,让他的脸色更显得狰狞可怖,引人误会。

  “季萧!”外头忽然传来一个晴朗的男声,于是乒呤乓啷一阵,季萧闻声转头,面上的沮丧不安在瞧见来人以后一扫而光。他的眼睛猛地一亮,几乎是小跑着抱着阿元迎了过去。

  阿元也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他才闭上的眼睛立刻又睁开来了精神,“大大!”他含糊不清,却神情雀跃。挥舞着小拳头在季萧的怀里颠来颠去的跳了起来。

  娘个鸡这又是谁?

  沈淮站在原地瞧见这一幕,差点没把门柱子给拍断了。

  第五章:

  陈江川便是王婆子口中的阿川,他县衙里的捕快,素日里是很照顾季萧的。这回沈淮一行人途径此处,县衙里自然是大摆酒宴侍候妥帖。他们一众小捕快算是跟着沾了光,一晚上的吃肉喝酒也是尽兴。

  陈江川带着些醉意归家,却不想经过季萧家院子前时见大门敞开,里头还有来回走动的人。他不由得大惊,醉意也一下去了个干净,连忙握着刀冲了进来。

  季萧一见他,心里略略安定下来。他怀里的阿元对陈江川更是熟悉,这会儿见了他便闹着让他抱。

  陈江川自然的将人接到自己怀里,问道,“这是怎么了?”

  季萧便将前面孙刘他们的腌臜样子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