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 33.第33章 酒楼对峙

33.第33章 酒楼对峙

  欧阳少宸淡淡嗯了一声,深邃眼瞳里浮现一抹几不可见的清笑。

  “两位客倌,这边请!”小二快步走上前,笑眯眯的引领慕容雪,欧阳少宸上楼。

  二楼兰厢里坐着一名年轻女子,只见她穿一袭紫色软烟萝,身姿纤若扶柳,美丽小脸倾国倾城,赫然是漠北公主秦玉烟,一道道夸赞声传入耳中,她放下筷子,透过半开的房门,看向走在木质楼梯上的欧阳少宸:

  身着雪色长袍,清华高贵,英挺的墨眉斜飞入鬓,黑曜石般的眼瞳深若幽潭,容颜俊美如画卷,让人一见再也错不开眼!

  果然是逍遥王世子。

  在漠北时,她曾和游历的欧阳少宸见过几面,他的文才,他的武功,以及他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都优秀让人望尘莫及,却极度的不近女色,无论是多美,多高贵的女子站在他面前,他都视而不见,那副冷漠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让漠北少女们的芳心碎了一地。

  可她刚才竟然听到欧阳少宸邀请女子去他的雅间用膳,真是不可思议,不知那女子是何方神圣,竟能得他另眼相看。

  审视目光越过欧阳少宸,看向走在他身边的女子,只见她面如桃花,眸如秋水,发似乌云,鬓似蝉髻,裙摆上绣着一朵朵惟妙惟肖的梅花,随着她的走动轻轻飘荡,衬的她肌肤晶莹如雪,气质清新出尘!

  慕容雪!怎么会是她?

  她不是逸尘异常嫌弃,抛弃不要的病秧子吗?怎么会得了从不近女色的欧阳少宸的青睐?

  秦玉烟美眸微微眯了起来:难道是用了什么非常手段?

  是了,镇国侯府嫡女怎么会甘心给人做妾?逸尘是战神王爷,整个青焰国找不出几个像他这么优秀的,慕容雪曾有过这么一位未婚夫,自然再也看不上那些凡夫俗子,于是,她傍上了与逸尘同样优秀的欧阳少宸,真是个聪明人。

  不过,她和逸尘之间有利益牵扯,逸尘绝不会让她嫁给欧阳少宸,逍遥王府也不会娶一名退过婚的女子为世子妃,她将来必定会成为逸尘的妾!

  做妾就要有做妾的样子,怎么能背着未婚夫君到处勾搭人!

  逸尘不在月扬楼,她这未来靖王妃就代逸尘好好教教慕容雪,让她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

  欧阳少宸订的雅间是梅厢,高贵大气,地面铺着黑石,亮的能照出人影,桌椅板凳皆是花梨木所制,雕工繁华,让人叹为观止!

  慕容雪悠然落坐在圆桌前,拿起桌子上的菜单看了看,点了几样招牌菜,眼角闪过一道白色衣袂,她悠悠的道:“世子在王府也没吃什么东西,不如也点几样菜吧!”

  “我不饿,菜就不必点了,来一壶琼花酿吧!”欧阳少宸淡淡说道。

  “好唻,两位稍等,饭菜马上就好!”小二笑眯眯的说着,脚步轻快的出了雅间。

  “世子不是要去朱雀街办事吗?怎么还喝酒?万一喝醉了,耽搁了事情,就不好了。”慕容雪悠悠的说着,拿起桌子上倒扣的茶杯,为自己和欧阳少宸各倒了一杯茶!

  她这是在关心他!

  欧阳少宸嘴角弯起一抹几不可见的优美弧度:“琼花酿是琼花酿制而成,虽说是酒,却没什么酒味,入口柔和,气息清香,不易醉人,京城的文人雅士,闺阁女子都非常喜欢饮用。”

  “真的?”慕容雪眼睛一亮,她不喜欢酒的辛辣与浓郁气息,在现代时只喝有些酸甜的红酒和香槟,来到青焰国后,她见过各式各样的白酒,个个香气浓郁,她便熄了饮酒的心思,没想到欧阳少宸竟然告诉她,青焰国也有不辛辣的酒。

  看着她光芒闪闪的眼睛,欧阳少宸眸底染了清笑:“等琼花酿送来,你可以尝一尝!”

  “多谢!”慕容雪笑意盈盈,如果琼花酿真的没什么酒气,她就可以像在现代喝红酒那样,每天睡前饮一杯……

  “欧阳世子,慕容姑娘!”温柔的呼唤传入耳中,慕容雪瞬间回神,抬头望去,只见秦玉烟扶着丫鬟的手,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如花的容颜绝美倾城,嘴角扬着一抹笑意,高贵,得体,长长的裙摆轻拂过光洁地面,拖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怎么遇到她了?真是冤家路窄!

  慕容雪蹙蹙眉,不咸不淡的道:“秦公主也来月杨楼用膳!”

  “也是,也不是。”秦玉烟微微笑笑:“素闻青焰国女子美丽聪慧,多才多艺,本宫来月扬楼是想和她们切磋切磋琴技,找出自己琴技上的不足……”

  月杨楼是用膳之地,也是风雅之所,京城的文人雅士,闺阁千金最喜欢三三两两的聚在雅间里,你弹琴,我吹箫,你写诗,我作赋,切磋,比试的不亦乐乎,所以,有些才华高绝者,会慕名来到月扬楼,寻找能与自己一较高下的人。

  “本宫已和几名京城千金切磋过,琴技得了些许提升,慕容姑娘是镇国侯府千金,肯定也是懂琴的,不知能否指点一二?”秦玉烟笑盈盈的说着,目光切切的望着慕容雪。

  秦玉烟是漠北公主,又是靖王夜逸尘的心上人,京城百姓们早将她的倾城容颜与高绝才华传的沸沸扬扬,她弹的琴声宛若天籁,连天山上的仙鹤都飞下来膜拜,还需要自己指点?

  “不好意思秦公主,我不懂琴,无法指点你!”慕容雪毫不留情的拒绝。

  秦玉烟也不气恼,微笑道:“慕容姑娘说笑了,镇国侯夫人曾是京城第一才女,琴棋书画无人能及,你身为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不懂琴……”

  慕容雪冷笑,沈氏在慕容雪四岁时就过世了,怎么教她琴棋书画?四岁后的慕容雪身中寒毒,发作的十分频繁,她十岁前的生活,基本都是躺在床上度过的,怎么学琴棋书画?

  夜逸尘知道慕容雪身中寒毒,自然也知道她无瑕学习乐理,秦玉烟身为他的心上人,对慕容雪的情况绝对了如指掌,她在众目睽睽下让她指点琴技,分明是在挑衅她,想让她出丑……

  她只是来月扬楼用膳的,没招秦玉烟,也没惹秦玉烟,秦玉烟怎么揪住她不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