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玄武裂天 > 第五十四章驰援危城

第五十四章驰援危城

  南宫飞星一腔惊怒中,一股热血在胸中奔涌,势欲喷口而出。强咬牙关,硬生生呑了下去,憋得面红筋涨。

  "哼!看谁笑到最后!不自量力,小瞧天下人了!"易侯爷一扫沮丧之色,冲着南宫飞星讥讽地冷笑道。

  南宫国主冷冷地望了南宫飞星一眼;"这就是你希望的结果?"南宫飞星寒着脸,也不答腔,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贵宾席,独自愤然而去。

  赛台上的战事巳临尾声,一众黑甲将士见大势巳去,斗志顿丧,纷纷四下奔逃。金甲一方似恨其所为卑劣无耻,一心赶尽杀绝。银光闪动间便有奔逃的黑甲陨命,无须裁判宣布结果,埸上已无一个能站立着的黑甲将士。

  "这支战队果如盛老所言!但也没必要如此赶尽杀绝吧?"南宫国主十分郁闷地报怨道。

  "贝亲王欲致对方于死地,触碰了对方的底线逆鳞,才导致眼前这幕杀无赦的大结局。这支战队的撑舵人绝非等闲之辈,南宫飞星恃才傲物,目空一切,此番算是遇上强劲的对手了。"盛老语含深意地言道。

  "有机会让西郡易侯爷带此人来见本王!"南宫国主一脸期盼地道。

  ……

  十年一届的五郡州大比在一片血雨腥风中落下帷幕,暴出了数百年来的最大冷门。西郡州的龙狮卫竟以全胜的战绩,毫无争议独拔头筹,同时获得了出征东大陆武道对抗赛的资格。而西郡州在未来的十年内再也无须上交任何资源,相反,还能源源不断地从各郡州获得足够的资源。这一进一岀,一起一落,令人有些始料未及。世事虽变幻莫测,但一切都建立在实力之上。机会和运气只会落在那些准备充足之人的身上,几乎没有例外。

  陆随风没令易侯爷失望,没有辜负西郡州子民的期望。一举洗刷数百年垫底的耻辱,获取了应有荣誉和尊严。

  各郡州的战队在大赛之后伍陆续离开了王都,唯有龙狮卫仍滞留在原住地。离五年血誓的约定之期日趋临近,面对一个拥有千年根基的庞然大物,该以怎样的形式和姿态去应对?如何能在雪耻的同时又不触及对方的底线?的确不易把握分寸尺度。

  正当陆随风着手开始谋划流云宗之行时,易飞月突然手持侯府金令牌出现在龙狮卫的住地。从他凝重的神色间,便能猜到一定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

  "奉侯爷之命!特来向龙狮卫大统领传达紧急军令!"易飞月亮出侯府金令牌,同时将一封密件递给了陆随风,随行了个军礼,匆匆告辞而去。

  密件封面写着十万火急的字样,陆随风拆开密件;"随风小友!鹰嘴涧雄关失守,飞雨王国五百万大军长驱直入,巳连克我西郡州十数座城池,势如一破竹。如今巳向我寒谷城挺进,此城位于两峡谷之间,唯有一面城墙可攀爬攻击。虽易守难攻,但我方只有二十万败退下来的残军坚守,敌方巳聚集上百万雄师压城。本侯已回白云城调集大军前往增援,望你能率部先行火速驰援,本侯将亲领大军随后即至。侯府急令!"陆随风将密件反复看了几遍,始终不明白鹰嘴涧何以会突然掉失?纵算对方拥有百万雄也休想轻易攻陷,除非有人里应外合方可出其不意的劫取。难道真有人在暗中与飞雨王国密谋勾结?如这个推论成立,此人的身份定然非同一般。其目的何在?莫非……

  陆随风似乎巳捕捉到了点什么,但这只是一种猜测和推论,并无真凭实据。即巳有所察觉,须得在事前做些准备。临行之际回了一趟主脉陆府,除了留下大量的修炼资源外,另将南宫玉的令牌交给了陆家主,并慎重地叮嘱;一旦内王城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须尽快调集族中的二十万精英弟子,持手中令牌火速前往内王城驰援三公主南宫玉,纵然面临玉碎也在所不惜。机会和风险并在,这是家族崛起的契机,也是惊天豪赌。这世界本就是个大赌台,人生无时无刻不活在赌局中。唯一不同的是毎个人对胜负的认知预判有所不同,结果也就千差万别。

  ·……

  寒谷城地处险要之处,宜守难攻,也是西郡州的最后一道险关屏障,身后便是一马平川,再也无险可守。一旦不幸被敌所破,整个西郡州危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