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雪中悍刀行 > 第一百二十六章收刀

第一百二十六章收刀

  那公子哥锦衣华服白马红枪,阵前杀人后仍是谈笑自若,看得六百青州重骑俱是心颤。

  要知那名被刺于马下的将军可是襄樊战力前三甲的猛士,却不料一照面便被一枪毙命,况且他身前马匹上坐着的是堂堂靖安王,六大藩王中仅排在燕敕广陵两王身后,这位北凉世子不管家世煊赫,终究是小辈,更不在北凉地盘上,怎么就敢如此放肆?当面拂逆被襄樊百姓视作神明的靖安王?

  一时间这嫡系六百甲群情激愤,只需身穿蟒袍的主子一声令下就要冲杀碾压过去,莫说你是北凉世子,便是北凉王在此又如何?真当天下骑兵都是绣花枕头不成?!北凉号称三十万铁骑甲天下,青州第一个不服!

  靖安王身穿一件江牙海水五爪坐龙黄蟒袍,颜色尊贵,比较蓝白双色都要高出一筹,蟒水更是位列一等,仅就蟒袍而言,确是比广陵王都要高出半级品秩,可见皇帝陛下对于这个当年一同参与夺嫡的兄弟十分优待,甚至有些破格了。靖安王此番出场,终于没有手挂念珠,与那越年老越肥胖以至于穿上蟒袍略显臃肿的广陵王不同,赵衡身穿这一袭蟒袍,十分熨帖合身。

  他缓缓抬手向后一挥,六百重骑瞬间整齐后撤,阵型毫无凝滞,分明战阵熟谙,等重骑撤出五十步,赵衡轻夹胯下一匹产自西域汗血宝马的马腹,慢慢前行,无视那具尸体与一杆才染血的红枪,平静道:“八十轻骑不管如何骁勇善战,都挡不下六百青州铁骑。”

  “确实挡不下,但八十骑换两百条命还是做得到。”徐凤年不以为意道,眯眼盯着这位处心积虑要自己下黄泉的靖安王叔。

  襄樊城内,相互试探,可以谈笑风生,到了这里已是撕破脸皮,徐凤年身陷绝境,戾气十足,尤其是骤然消化大量大黄庭后,原本可以压抑住的戾气被扩大无数倍,这才有了提起刹那枪杀死青州将军的狠辣。

  但徐凤年对兵事并非一窍不通,更不会狂妄无知到以为八十骑死战就可胜了青州六百甲,只不过输人不输阵,再者今日芦苇荡外一战,军旅甲胄只是锦上添花,注定无非影响大局,所以靖安王率兵而来,等于用上一份让他收买轻骑人心的大礼,徐凤年乐得接受,他早就与鱼幼薇说过要得人心,施予小恩小惠根本不济事,因此便是在江上被吴六鼎一竿翻船后救人,徐凤年都没有真的以为就成功掳获了大戟宁峨眉等一百骑的忠心。

  北凉号称三十万铁骑,自然不是三十万兵马皆是马上控弦之士,真正骑兵才三分之一,精锐铁骑又只占三分之一,凤字营八百白马义从无疑是佼佼者,甲士越是武力出众,则越是难以被平庸将领驯服,徐骁“大逆不道”拨出一百骑给儿子随行,除了明白上的排场与护驾,其中未必没有考校的意味,若是这一百骑都驾驭不住,日后如何去面对三十万新老悍卒?不止是徐骁,只要是一个枝繁叶茂的大家族,对于家中那些个继承人都有持久不断的审视权衡,更不要说生于皇宫的天潢贵胄们,便是有朝一日终于当上了储君太子也不是就一劳永逸了。

  赵衡轻轻一笑,不置可否,脸上没了故作亲近的和颜悦色,这位藩王的上位者气势终于一览无余。

  皇室宗亲,本就更多担负天下气运,世人智者所谓的一遇风云便成龙,并非空玄妄言,儒家重养气,道门真人有寻龙望气本领,只是得先天龙脉龙气者未必都能乘风云而起,大多被后天种种际遇所禁锢,导致昏聩晦暗。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这便是说天道与人道两途的妙义,至于先贤的人定胜天一说,往往被人曲解,其实本意该是人众胜天才对。

  阵前,赵衡平淡问道:“王明寅死了?”

  徐凤年点了点头,笑道:“这位天下第十一名不虚传,幸好小侄身边有两袖青蛇的李淳罡。”

  暗中提醒这位藩王八十北凉轻骑是挡不下,可还有一位不可以常理揣度的老剑神。

  赵衡对此似乎并不意外,王明寅本就是死士,哪怕成功逃脱,赵衡都不允许他脱局而出,王明寅答应赶来襄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了的命运。这也是江湖高人寻常不愿涉足庙堂争斗的根源所在,终归是敌不过军队的剑戟大网,百人敌千人敌又如何?西蜀那名皇叔被誉作当世剑圣,也不过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