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葬仙邪君 > 第二章 悲催的算计

第二章 悲催的算计

  “你是什么人?”邬海问道,倒是好奇了起来。

  “我叫牧野,乃是牧国太子,现在在大周国做质子。”牧野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块青铜小牌,正面篆刻着四个小字“质子牧野”。

  这青铜小牌是大周国颁给每个质子的身份象征,邬海看到牧野拿出这个青铜小牌后,便对牧野的身份不再疑惑。

  夏歌这时震惊的目瞪口呆,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牧野还有这重身份。

  牧野紧接着又对邬海说道:“我是质子,您是大周国的通缉犯,我们都怨恨大周国,所以,我绝不会泄露您的行踪。相反,我还会故意替您隐瞒!”

  “您如果信不过我们,您可以杀人灭口,但是,一个质子莫名其妙的失踪不见,肯定会引起大周国的震怒和调查,那么,邬海大人您的处境将会更加危险……”

  邬海闻言,眉头一皱。

  牧野看到邬海的表情,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这时候,牧野心头想到了更多的东西,邬海是一个超级大盗,据说从大周国皇宫中偷走了一件宝贝,引起大周国皇帝的震怒。

  “邬海究竟从大周国皇宫中偷走了什么宝贝?”

  谁也想不到牧野此刻心思竟然考虑起这个问题,眼神不自觉的偷偷打量起邬海,看他把宝贝藏在哪里?不过,牧野心里明白,他是不可能从邬海手里得到这个宝贝的,但小孩子的好奇心还是很强烈的。另外,大周国为了抓捕邬海,开出巨大的悬赏,哪怕只是提供邬海的藏身之术的可靠消息,都能获得万金。

  万金啊!

  牧野心头一阵火热。

  别看他是牧国太子,但是一出生就成为了质子。当年,牧国诞生两位皇子,一位是牧野,乃牧国大皇子,但却是婢女所生;另一位是二皇子牧幽冥,乃牧国皇后所生。时值大周与牧国两国交战,大周国胜,牧国败,牧国不得不割地求和,派出质子,向大周国臣服。

  本来,最合适担任质子的人选应该是牧幽冥。

  但,任谁都知道,质子就是人质,牧国皇后岂会让自己的孩子身处险境?可是牧野仅婢女所生,身份不够格,于是就有人帮牧国皇后出了一个主意,暗中吩咐大臣向牧国皇帝建议,封牧野为太子,质于大周国。

  结果自然是牧皇欣然采纳。

  几年过去,牧国实力大涨,大周国渐渐衰弱,牧皇于是下令陈兵于牧国和大周国边境,意图收服失地。一年之前,牧皇更是废除牧野太子身份,改立二皇子牧幽冥为太子。

  可想而知,牧国和大周国的关系已然是剑拔弩张,水火不容。牧野则完完全全的成为了一颗弃子。而且,牧国皇帝冷酷无情,对他几乎是不管不问,丝毫不在意他的安危。对于大周国而言,像牧野这样的质子,几乎已经失去了作用,大周国都懒得派人对他进行监控。

  牧野这个质子身份实在是可怜,舅舅不疼姥姥不爱,身边的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至今只有一个瘸腿的老头还留下来照顾他。

  万金对于牧野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魔鬼的诱惑!

  “邬海大人,您知道吗?我现在连一本修炼功法都买不起,甚至于一件像样的漂亮衣服都没有!我简直恨死大周国了,要不是大周国,我就不会变成质子,受人白眼,被人嘲笑和欺负。我本应该住在无比豪华的牧国皇宫里,享受荣华富贵,有无数高级修炼功法供我挑选……”

  牧野声情并茂,梨花带雨,任凭谁看了都会感动。而且,牧野的衣服看上去破破旧旧,人都长得骨瘦如柴,的确可怜的很,就连邬海心里都不由升起一丝同情。

  这质子当的,真他娘的可怜!

  “邬大叔,邺都山附近到处都在抓捕你,你现在肯定出不去。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呢?我知道有一个藏身之处非常隐蔽,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在那里躲一辈子!”牧野一起真诚,看上去就是一副全心全意为邬海着想的样子,为了显示亲近之意,连称呼都改了,直接叫邬海为邬大叔。

  邬海听完这番话,皱起了眉头。

  “那地方真的安全吗?”邬海迟疑了一下,问道。

  他已经有些心动了。

  眼下,他受了重伤,躲进了邺都山,但是想要逃脱追捕,实在是千难万难。万一有人找到了邺都山上,他就危险了……

  “非常安全,这地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牧野得意地说道。

  “离这儿有多远?”

  “不太远,不过也不太近。”牧野想了一下说道,“大概要一个时辰。”

  邬海考虑了一下,对牧野说道:“小家伙,走前面带路吧!”

  “嗯,好的!”牧野脸上一喜,走到前面带路,夏歌见状,心里不由一慌,连忙跟上。

  邬海看了看夏歌,眉头一皱,不过什么也没说,兀自跟在他们两人身后。

  一个时辰过后,三人来到了一个山谷中。

  牧野探头探脑,很快找到了一个山洞。

  “邬大叔,到目的地了,就是这个山洞!”牧野对邬海笑道。

  邬海四下里环视了一圈,发现这个山洞的位置还真是隐蔽。

  就在牧野催促邬海进洞的时候,邬海突然间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大周国对我的悬赏应该挺高的吧!”

  “嗯!”夏歌这时下意识的应了一声道,想到那巨额的悬赏,夏歌的声音甚至情不自禁的带着一丝兴奋。

  然而这时,空气突然间似乎凝固了。

  牧野和夏歌不禁感觉到后背发凉。

  “夏歌,你这个超级蠢货,想要害死我们啊!”牧野在心里大骂不已,感觉自己这个同伴太坑了,简直要人命。

  好在牧野有急智,及时补救,故作生气的说道:“邬大叔,你说的什么话!!!大周国是我的敌人,他开出再高的悬赏,我也不会出卖你!”

  邬海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牧野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邬海这时示意牧野和夏歌继续往山洞里走。

  山洞里有很多细小的缝隙,太阳光可以通过这些缝隙照射进来。

  邬海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这个山洞显然不是天然山洞,里面有很多人为的痕迹。

  牧野和夏歌走在前面,两人心里越来越兴奋,越来越紧张,夏歌已经满手是汗,脸上的表情更是难以遮掩,但邬海走到他后面,无办法看到他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牧野停下脚步,然后转过身,看向邬海。

  邬海皱眉问道:“你怎么不走了。”

  牧野微微一笑,挺起胸膛,回答道:“已经到地方了,当然不用走了。”说着,牧野的小手用力按了一下洞壁,那里正好有个机关,一按就缩进去了。

  与此同时,邬海脚下的石板突然倾塌。邬海猝不及防,顺着滑道,掉了下去。

  牧野得意的笑了笑,这个机关是他和夏歌偶然间发现的,当时还吓了一大跳。当他们带着邬海走进这个山洞时,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想起了这个机关。

  “邬大叔,你还好吗?”牧野朝着洞口下面,戏谑的大喊道。

  “你这个兔崽子,要是让我上去了,非宰了你不可!!!”邬海怒极。

  “呵呵,那你有本事就上来啊!”

  “你这个奸猾的小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邬大叔,你怎么那么蠢,我当然是为了悬赏!呵呵,你知道吗?光是通风报信就有一万金,而我现在已经抓到你了,就有十万金!!!邬大叔,你知道十万金可以买什么吗?足以购买一本低级玄级修炼功法!!!”

  功法由高到低分天、地、玄、黄。

  这个世界,武风盛行,强者为尊。

  牧野是质子没错,但是却是弃子,家里没什么钱,自然买不起高深的修炼功法。平日里,牧野总是受人欺负,也就在夏歌这种乞丐面前,才能找到一丝自尊和骄傲。

  牧野想要变强都想疯了,此前就发了疯似得来到邺都山挖宝,后来又胆大包天的想着邬海身上的巨额悬赏。

  现在,邬海已经被他抓住了,牧野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然而就在这时,牧野万万没有想到,夏歌突然会从后面推了他一把。

  “啊啊啊啊啊!!!”

  牧野恐惧的大声尖叫起来。

  “夏歌你这个狗~杂~种,居然害我!”

  夏歌脸色狰狞,在上面大叫道:“悬赏不是你的,悬赏是我夏歌的!我夏歌今后再也不是乞丐了,我要发财了,我夏歌今后要做人上人,天天都有鸡腿吃!!!”

  这下面应该是一个监狱。

  牧野掉下来的时候,如是想到。

  当他抬起头看到邬海那杀人一般的眼睛时,心里一阵发寒。

  “邬大叔,这个,其实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啊……”

  ps: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