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醉饮江山 > 第十七章 僧人

第十七章 僧人

  纵使久病缠身,安夫人干起活来还是把不少人都吓了一跳。&1t;/p>

  短短半天时间,连日头都还没挪到中午,驿站前的四驾马车便都已准备妥当,去往蜀地一路的盘缠行李也都打点完毕。&1t;/p>

  几乎一辈子没出过这十里八乡的女子,却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规划好了详细路线及预防意外的措施,令赵无安也为之十分汗颜。&1t;/p>

  从午时起,这支说得上浩大的队伍正是离开清笛乡,踏上了那半里枫林。&1t;/p>

  打一辆马车,坐着的是自然是正主赵无安,第二辆则由安广茂亲驾,载着自己夫人,第三辆是胡不喜、代楼暮云和段桃鲤三人凑合在一处,压尾的则是负责管理那满满当当一车行李物资的安南。&1t;/p>

  寻女事大,宅中却不可无人照拂,安家又无管家,安兴国便自告奋勇留了下来。其余诸人,一并踏上了赴蜀之旅。&1t;/p>

  然而从淮西至蜀地,路途实在漫长。&1t;/p>

  即便一路舟车不停,抵达剑门之时,只怕也已是大雪纷飞。&1t;/p>

  若是赵无安或胡不喜这类人,直接卯足了劲向蜀地狂奔,指不定到达的日子还要更早一些。只是拗不过那位思女心切的夫人。&1t;/p>

  她从前的战绩还只限于拎只草鞋追着安广茂满院跑,从今天开始,可就是能令一品高手言听计从的大人物了。&1t;/p>

  当晚在官道旁一家客栈下榻,离庐州还颇有一番距离。&1t;/p>

  入夜后,赵无安牵着安广茂驾来的那匹瘦马送入马厩,与其他几匹驿站的马儿一同进食草料。&1t;/p>

  月朗星稀,这家客栈的地势也坐落得不低。仰头一望,便能在月色清辉下隐约看见山巅上佛寺轮廓。&1t;/p>

  赵无安正自沉默时,段桃鲤已然悄悄来了马厩旁。&1t;/p>

  “在想久达寺的事情?” &1t;/p>

  赵无安怔了怔,看清来人是她,低声应道:“嗯。”&1t;/p>

  “自那以后,你有回去过吗?”&1t;/p>

  赵无安摇了摇头。&1t;/p>

  “久达寺早成了血沼。就算那夜独孤清平不带人上山,也没多少人能幸免于难的。只是都过去这么久了,从山下远远看来,久达寺却平静如故,好似无事生。”&1t;/p>

  段桃鲤也面露异色:“该不会那山上仍四处横尸……”&1t;/p>

  “这倒不至于。安提辖应当派人善了后,该处理的东西,也一并处理得干干净净了。”&1t;/p>

  段桃鲤悠悠叹了口气:“唉,虽说这话说得不是时候,但我还真想……替那些为我而死的瓦兰卫士们上一炷香。”&1t;/p>

  赵无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1t;/p>

  “走吗?”他问。&1t;/p>

  段桃鲤愣了愣:“现在?可从这里往返一趟得花上半日时间吧?”&1t;/p>

  “没那么久,这块地我熟。”赵无安说着,从背后洛神剑匣里拔出一柄五尺巨剑来。&1t;/p>

  “包括空域的。”他补充道。&1t;/p>

  段桃鲤愣了愣,忍俊不禁。&1t;/p>

  步入一品境界之后,这御剑飞行之术也总算是踏实了几分。然而虽能载人,却依然难以长久。每每驾驭洛神赋升入长空,洛剑七留下的剑气都在飞蒸。&1t;/p>

  目睹着浅薄流云自身侧划过,赵无安凝神屏气,驭剑徐徐升上高空。&1t;/p>

  段桃鲤在背后紧紧搂着他的腰,尽力装出不怕的模样,裸露在外的双腿却忍不住因寒风而颤抖。&1t;/p>

  “别去看下面。”赵无安淡淡吩咐着。&1t;/p>

  然而段桃鲤仍是难以自抑地向下看。&1t;/p>

  风从颊边轻拂而过,脚下是一条弯弯绕绕的山道,悠悠通向山顶,计不清几百上千阶。&1t;/p>

  随着洛神赋缓慢抬升,原本高高悬在头顶的寺庙庑顶,也逐渐降到与眼睫齐平的地步。&1t;/p>

  除却头顶皓月,如今方圆百里便再无更高之物。&1t;/p>

  赵无安御着洛神赋,小心翼翼在山门前放低高度,而后看准时机,拉着段桃鲤纵身一跃,稳稳落地,惊起几道扬尘。&1t;/p>

  洛神赋兀自又飞出去几尺,被赵无安以气机牵引拉回,送入了匣中。&1t;/p>

  段桃鲤静静凝望了片刻这月下的久达寺。&1t;/p>

  寂静。&1t;/p>

  无论后山的佛塔,还是大殿两侧幽深禅房,都无一星半点火光。&1t;/p>

  风过重门,木材染尘腐朽出的吱呀声,便是这片寺院中唯一的响动。&1t;/p>

  赵无安在她身侧静静候了一会。段桃鲤鼓起勇气,迈进了山门。&1t;/p>

  山门寂静,冷月之下的大雄宝殿无声森然,空气中仍有积年未消的血腥味,忽浓忽淡涌入鼻腔。&1t;/p>

  曾经,在这座宝殿前,她失去了这世间对她最忠诚的卫士。&1t;/p>

  历历在目,恍惚如昨。&1t;/p>

  段桃鲤忽然觉得鼻子一酸,几乎要淌下泪来。&1t;/p>

  赵无安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1t;/p>

  段桃鲤怔了怔,本就纤细的双肩又缩了缩,禁不住颤抖起来。&1t;/p>

  “我真是……太对不起他们了……”话一出口,就已不可避免带上了哭腔。她也不想在赵无安表现得面前如此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